真 實 惡 意

關於部落格
主題、徵人網誌在天空,COS速報往Tumblr,其餘請看About me
  • 123451

    累積人氣

  • 13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12瑢瑢生日賀【星期戀人_芹弓】進一步

  





  
  『我回來了。』
  
  芹生冬至闔上大門,在玄關脫鞋時看見那雙鮮少在這時出現的皮鞋,難得今天這麼早啊。
  
  『歡迎回家。』
  
  甫進屋內便迎來戀人熱情的擁抱,芹生冬至還在欣喜今日弓弦難得的熱情,對方卻在下一秒脫離自己懷抱,又立即窩進沙發上看電視了。
  
  他的這點倒是一點都沒變啊。
  儘管自己也很喜歡就是,還真的是被虐狂啊──
  
  『晚餐吃了嗎?』芹生冬至先回房放下物品後再回到客廳,看看那人專注於球賽的模樣心想這問題簡直沒有問出口的必要。
  
  
  篠弓弦於高中畢業的一年後,芹生冬至順利考上與戀人同所大學,但可惜的是兩人興趣各有所異,否則芹生倒挺希望能霸佔那個人所有的時間。
  
  『既然我們不能同班,那就同居吧。』
  
  『啊?你剛說什麼?』
  
  『我們同居吧!』
  
  『等等...你說的前後兩句話有關聯嗎?』
  
  而後儘管聽著對方解釋的篠弓弦背後默默流了些冷汗,卻仍同意戀人的提議。正巧芹生家在學校附近有房產,2LDK的大小正好適合他們有時需要些隱私的空間,而事實上,這兩人也的確都是分房睡沒有錯──
  
  
  『想喝啤酒嗎?』
  
  『好啊。』
  
  篠弓弦不著痕跡地盯著戀人拎起啤酒的修長手指,在對方發現前又將視線轉回螢幕上頭。而芹生冬至則是體貼地替他開了拉環,再把冰涼的啤酒遞給弓弦。
  
  弓弦無聲地接過飲料罐,又瞄了男人一眼,對方朝他溫柔地笑笑。
  
  這個人實在太體貼了,太溫文太儒雅太斯文了。
  他不會主動做些侵犯人生活或隱私的事情。
  以致於很多事都得要自己主動才行。
  
  篠弓弦一口氣將手上這瓶剛才喝至八分滿的啤酒一口氣飲畢,聽見身旁男人見狀勸阻的聲音也不予理會,就趁著這個氣勢,一掌將戀人推倒在沙發上,而後自己壓了上去。
  
  『弓...弦?』
  
  芹生冬至兩眼睜得大大的,顯然被對方這個舉動嚇得不輕。
  
  『你...都不會想做嗎?』
  篠弓弦整顆腦袋熱烘烘地,興許是剛才的酒勁慢慢上來的緣故,酒量不好的他漸漸開始有些胡言亂語──不過這些卻都是他的真心話。
  他不等男人的回應便俯身吻上他的唇,吻掉對方的驚呼與訝異,帶著報復性的細細啃咬讓芹生感到微微吃痛。
  
  頭好暈。
  就連視線也變得些許模糊。
  
  若說之前一直沒有肌膚相親的原因是因為考試,那現在都考完還同居大半年了,為什麼還一點動作也沒有?
  
  『呃、弓弦,你喝醉了...』芹生在底下惶恐地道,他還真真沒想到自己的戀人會這麼積極!當然他也不是沒想過要做這件事...只是體貼地擔心弓弦會無法接受而已。
  畢竟他才是接受的那方嘛。
  
  『我沒醉!』
  篠弓弦大聲地發表醉漢經典宣言後便伸手開始解開戀人的衣服,全身無力外加手忙腳亂,搞了老半天才解開兩顆扭扣的他顯然效率不佳,這倒讓芹生冬至能好整以暇地躺在沙發上看自己的戀人瞎匆忙。
  『啊啊,可惡!』弓弦氣炸,乾脆坐在戀人腰上和他乾瞪眼。
  
  對此,芹生倒是笑得很樂,牽起弓弦的手放在唇邊星星點吻,無言地用著舌尖在對方指間流連徘徊,讓敏感的戀人羞赧地立刻將手伸回,卻又被他緊捉不放,在弓弦第二次使力時卻沒料到芹生竟會突然放手,而自己則順著作用力向後倒在沙發上。
  
  男人起身將他壓在身下,現在情勢逆轉了。
  
  『唔、芹...』
  酒醉的篠弓弦性格變得像貓一樣時好時壞,是個偏激的二合體。他仰著頭迎合著戀人給他的吻,伸出粉色的舌尖若有似無的勾引,這讓芹生冬至差點踩不住煞車。
  
  『弓弦,不可以啦...』芹生弱弱地阻饒著,要是照這情勢發展下去的話,明天一早醒來忘得一乾二淨的弓弦一定會對他發脾氣的!
  
  但正處於這年輕氣盛的年紀哪有辦法阻擋得了戀人熱情如火的邀約?
  算了,就算明天被罵也無所謂了──芹生冬至自暴自棄地想。
  明天的事明天再說吧。
  
  
  
  隔日。
  果不其然──
  
  
  『怎麼會這樣!我寶貴的第一次卻一點印象也沒有!』
  
  『呃...弓...』
  
  『恨死你了!』
  
  『弓...』
  
  『你說你要怎麼賠我?』
  
  .....................
  
  這對話怎麼有些熟悉?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