真 實 惡 意

關於部落格
主題、徵人網誌在天空,COS速報往Tumblr,其餘請看About me
  • 123170

    累積人氣

  • 2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赤黑/黃黑】有沒有_1-2


1_


  
  
  
  黃瀨涼太看了看腕上的錶,距離約定時間還有半個多鐘頭。
  
  
  高中畢業以後,黃瀨涼太決定專心投入他的演藝事業,延續國中高時期的模特工作,到大學開始向戲劇圈發展,現今大學畢業兩年的他已不是當年那個小受歡迎的模特兒了,而是一個家喻戶曉的明星。而他,藉著公司合約正好到期,便決定往西方發展。
  
  今天就是和美國方面的經紀公司約談,沒想到自己竟然來早了。
  
  
  黃瀨戴著一副足以遮蔽他半張俊臉的墨鏡,坐在東京市內一家以時尚裝潢擺設聞名的咖啡館,他看著窗外人來人往車水馬龍,路上的行人腳步有些匆忙有些愜意。他看見其中一群穿著體育服背着籃球袋的學生,看著他們一路嘻笑怒罵地走過眼前,讓黃賴不禁覺得非常感傷。
  
  他不是沒有想過大學要再繼續打球,事實上很多人對於他的隱退感到非常失望也曾極力挽留,但他就是不想了,沒有那個心情了。
  
  儘管打籃球還滿開心的,從一開始他加入球隊的心態就不是很正經——因為他有個想贏過的人。之後他認為勝利就是一切,無論如何。直到最後,有人告訴他籃球真正快樂的是和隊友之間的合作,與信任...
  
  
  曾幾何時,籃球已變成黃瀨涼太的違禁物。
  那顆球能讓他勾起太多太多的回憶,美好的以及,哀慟的。
  他一直想讓自己忘卻那一切,可是很難,真的很難。
  
  認識他已經有十年的時間,十年,很漫長的一段時光。
  而他們分離至今,也有六年了。
  
  黃瀨一直笑自己不死心,曾經如何現在又能怎樣,一切都成了定局。
  可他還是很想再見他一面,最後一面,在他離開日本以前。
  只是沒有了聯絡方式,即便同在東京也始終無法巧遇,況且當初他選擇去了京都。
  
  
  
  
  『黃瀨君?抱歉讓你久等了。』
  
  突然,一位身材苗條神情精明幹練的西方女人用着極其標準的日文朝他問候了聲,而後逕自拉開他對面的座椅坐下便立刻掏出了張名片:『我是CAA的Alicia。』
  
  『你好。』黃瀨俐落地接下名片後伸出手,但心裡卻在微微恍神。
  
  『沒想到黃瀨君本人比在2D上還出色,真是難得。』這位女強人顯然不想和他多說廢話,馬上掏出了CAA簽約後幾年的行程規劃,一一地和黃瀨講解。『簽約第一年我們想先幫你出張單曲試試回應,同時會接些國際大品牌的T台走秀,幫你先奠定些人氣以及在時尚圈的影響力,之後.........』
  
  
  老實說,黃瀨的確是在恍神。
  他有多久沒聽到有人叫他「黃瀨君」了?
  圈內人不是直接叫他的姓就是名,而他的粉絲甚至還叫他「小涼」,是誰會這麼恭恭敬敬禮禮貌貌地稱呼他為「黃賴君」?
  
  
  『大致規劃是這樣,若往後有其他狀況會再做更改。』顯然Alicia小姐並未發現某人的不專注,而一昧地將資料報告完畢。『對於這個規劃,黃瀨君有什麼問題嗎?』
  
  突然被點到名的黃瀨這才一瞬回神過來,老實說他真的對她剛剛所說的沒什麼印象。他滿是應付地將視線轉回這位女強人身上,卻意外地在她棕色的長髮背後瞧見一抹藍。
  
  熟悉的藍。
  襯托著那與它極其相襯的白皙。
  
  
  這可能嗎?
  真的有可能嗎?
  
  
  『簽約時間你再約,我得先走了!』
  
  黃瀨涼太倏地逕自起了身,朝她說了聲抱歉後也顧不得四周一篇驚呼尖叫著他的名字,他甚至連墨鏡都沒來得及掛上——被發現就被發現了吧,現在哪有餘裕顧得了這些!
  
  
  『小黑子!!』
  
  正值下班時間的東京街頭擠滿了人潮,交通的吵雜加上人群的擁擠掩沒了他的呼喊。黃瀨一一閃過人流如同魚類逆流而上,越發靠近那抹淺藍他就越確定,那個人,的確是他一直想遇見的奇蹟。
  
  
  有人說即便生活在同個都市,但能巧遇的機率其實微乎其微,可能耗盡一生的時間也見不到一次面,何況東京與京都的距離極其遙遠。
  
  上一次離別的時候是我膽小、懦弱,不敢抓住你的手。
  而這一次我變得堅強、勇敢,即使情況不變,但我仍想緊握你的手。
  
  就這一次,好嗎?







2_

  
  
  『哲也。』
  
  一股極具穿透力的嗓音將正坐在地上昏昏欲睡的黑子哲也喚醒,他冉冉抬起頭,用着半眯的眼神望向對方。
  
  佇立在燈光下的,是一位擁有紅色短髮、長相俊美的少年,他的身材不比黑子哲也高上多少,精瘦但健壯身材卻有著比黑子還高出數十倍的爆發力與潛力。
  此時的他微微笑着,用着狀似和藹實際上卻是不容拒絕的態度向黑子說道:『部裡來了個新手,是二年級的,你當他的指導員吧。』
  
  黑子哲也微偏着頭,由下而上的視角由於逆光的關係無法讓他看清楚少年此時的表情,因為這個明顯不在自己服務範圍的項目,讓他摸不清少年心裡究竟做何想法。
  
  『可是,這不應該是二軍部員的工作嗎?』
  
  黑子哲也並無多想的回應,這算是他的一個壞習慣,想到什麼就說什麼,很直接也很沒心計,即便面對整個籃球部乃至全校師生都不敢忤逆的對象時,他依然故我。其實他也不是想計較多做或少做這一份工作,只是目前的他,有點沒空而已。
  
  少年聞畢是一如往常的不怒反笑,這個人的情緒很難捉摸,有時你覺得他正動怒,但卻無風無雨;有時上一秒正微笑着,下一秒卻爆發了出來;若覺得他面上的表現實則是他心裡的相反面時,他卻能來個表裡如一。
  仿佛沒有定律。
  所以黑子哲也摸不清現在少年到底是不是在生氣,他知道他最忍受不了有人不服從他,可黑子說話卻仍如此不經過大腦,於是他有點後悔了。
  
  『哲也,』少年蹲下身來,幾近能平視的高度差讓黑子看清他一紅一褐的異色雙瞳,這是他第二次叫著自己的名字,儘管這世上除了雙親以外會直呼他名字的人少之又少,可他卻一點都沒有親暱的感覺。
  『他明天會來練習,記得去找他。』
  
  少年仿佛沒聽見黑子剛才的抗議,用着直接到近於很沒禮貌而且是高高在上的語氣下達命令,單手覆上黑子那頭淡藍的秀髮,像是撫摸一樣藝術品般輕輕地幫他順著頭髮。『部活之後我會等你。』
  
  『赤...』
  
  『少爺。』
  
  黑子哲也想再和少年多說什麼,卻聽見後者的司機在門外呼喊著他,於是黑子只能眼睜睜地望著對方從容離去。
  
  指導新人嗎?可是...我還不知道那個新人是誰啊!
  
  仍坐在地上的少年無奈起身,心想著只好明天提早去問問教練了。
  黑子哲也儘管心中對於這個任務百般不樂見,儘管每日的部練和結束後與少年單獨的一對一加強訓練已經讓他疲憊不堪,可他仍無法拒絕少年的要求。
  任誰都無法拒絕。
  
  少年給他的感覺讓黑子分不清到底是尊敬多一點,還是畏懼多一點。這份敬畏從他入部以來就一直存在,更違論自己能夠進入一軍的實力,還是他挖掘出來的。
  
  少年也是唯一從頭至尾都能發現黑子哲也存在的人。
  唯一一個。
  
  
  『黑子君!』
  
  少年離開後不久,籃球部的監督便走了進來,時間差恰好的仿佛一切都經過了計算一樣。
  
  『這是明天報到的新人。』
  
  監督將手上的個人檔案交給了黑子哲也時如此說道,後者無語地接下那份資料,心想那個人到底有多大能耐,能讓年過半百的前NBA球員幫他跑這個腿......
  
  『這個人你一定知道,他是模特又是體育全能生,或許不久後就會成為你的隊友。』
  
  『好的,我知道了。』
  
  黑子禮貌地送走教練後翻開了資料頁,這個名人他當然認得。
  
   黃瀨涼太,在一年級時加入過多數體育性社團,但聽說因為認為該運動項目過於簡單無聊而又退出,如此進進出出擊敗了各社團的主將,還曾經因此帶給帝光體育 性社團的一陣士氣低迷——而這人難得的是,他並非一般體育全能生通常擁有魁梧粗獷的外表,卻是目前紅極一時的平面模特兒。他的外形美型出色,擁有一頭閃亮 的金髮彷彿少女們心中的王子,高挑的身材使他無論在工作或者運動上皆有不錯的成績,彷彿天生就是幹這一行的!儘管才出道不久,但其粉絲匯集的數量竟十分迅 速且驚人——
  
  「啪!」
  黑子哲也闔上這份簡直如同八卦週刊般繪聲繪影的個人檔案,只擷取了第一段對於黃瀨涼太體育性質上的描寫,心裡不禁感慨球隊裡又多了一個天才,而這個天才若果真像檔案上所形容的,則將會成為球隊中一個重要的存在。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