真 實 惡 意

關於部落格
主題、徵人網誌在天空,COS速報往Tumblr,其餘請看About me
  • 123451

    累積人氣

  • 13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跡不二/忍不二) Adventism_32


  
  
  『所以他是特意等你的?』
  
  忍足將杯中最後一口咖啡喝完後看了看不二也快將他的那杯喝完了,心想咖啡喝太多會影響睡眠,於是打了個手勢將服務生叫來後,點了一壺伯爵紅茶。
  
  『不曉得耶,但我不曉得在我和手塚閒聊的那半小時裡,他怎麼還沒回家。』
  
  
  原茶類的飲品沖泡得很快,紅茶在一轉眼的時間就被送上桌來。這時不二還是愣愣地望向窗外,好像在看著這城市的日落與人群的熙熙攘攘。
  忍足小心地將滾燙的紅茶注入乳白色的瓷杯裡,裊裊的白煙冉冉冒出,夾帶著沁人心脾的香氣。
  
  『你要加糖嗎?』
  『一點點。』
  
  
   不二笑着從忍足手中接過後說了聲謝,喝了一口清甜的茶感覺剛剛的膩味被沖散許多,心想這家店的咖啡續第一杯是免費的,而忍足改點紅茶的原因應該是怕自己 咖啡喝多睡不著吧,就連餐點上來之後都是溫柔地先將餐具擺好茶倒好後才遞給不二,這種男人在這年紀幾乎是國保級動物了,儘管家中經濟狀況不明,但卻是典型 的高帥類型,難怪這麼多女生想倒貼都來不及。
  想到這裡的不二不禁笑了出來。
  
  『笑什麼?』忍足皺眉。
  
  不二當然不好將剛剛心裡所想的一一道出,只好轉移焦點。『你猜,後來Kei在車上對我說的第一句話是什麼?』
  
  不二這次是真的笑出聲來了,因為這真的太好笑了。
  而忍足仍是皺着眉頭在一旁大惑不解。
  
  
  
  
  
  
  
  『你跟手塚..........在交往?』
  
  上車後的兩人一直沈默着,雨聲滴滴答答落在車頂上砰砰砰砰的像是一種固定伴奏,這般安靜直到跡部開口問了這句話。
  
  原本因緊張而只好將心緒放在窗戶外頭的不二此時嚇的只能睜大雙眼看向跡部,想從對方臉上的表情看出任何一點帶著“玩笑”性質的表情,但始終找不著。
  
  『是嗎?』
  
  等了半天等不到回應的跡部只好再問一次,雖然他認為不二臉上那“詫異”的表情似乎可以認定為手塚與不二的戀情是不能公開的地下戀,所以被發現了他理所當然會感到驚訝。
  但跡部並不希望會是這種情況。
  
  『才沒有!』
  
  此時的不二已收斂起驚嚇的神態而蹙起了眉頭,『再有人這樣問我真的要抓狂了!我們只是好朋友!』
  不二不曉得自己為何要和他解釋這麼多,但就是認為被誤會的感覺很差,而且偏偏這次被誤會更讓他感到光火與莫名。
  
  明明之前被怎麼誤會他都不會生氣的!
  
  
  跡部對於青學天才有點孩子氣的態度感到安慰又莞爾。安慰是好在手塚與不二真的沒在一起,莞爾是因為那個天才原來也不全是在球場上那副清清淡淡的模樣。
  
  『很多人這麼認為?』
  
  『還滿多的。』不二回復到冷靜狀態。
  
  『呵,』跡部笑得清清淡淡卻帶著一絲玩味,這笑容卻讓不二看走了神。『那一定是你跟他太親密了。』
  
  不二皺眉,心裡想起那常在跡部身旁的人。『這還好吧?那你跟忍足呢?』
  
  
  
  
  
  
  
  
  『我跟跡部?!』
  
  忍足差點將嘴裡的茶噴了出來,剛剛真的差點被嗆到!
  不二將桌邊的紙巾遞給他。
  
  『你沒被問過嗎?我不太相信。』
  『只被向日問過一次,但隱約知道女學生好像在討論。』
  『腐女子......』
  
  
  
  
  
  
  跡部聽聞只是不屑地笑了一聲,但他那性感的薄唇依舊好看的讓人感到上帝不公。
  
  『他哪高攀的起?』
  
  
  
  
  
  『什麼叫我哪高攀的起?!』
  
  忍足不爽得將茶杯重重放下後讓自己躺回沙發椅內,完全被模糊掉焦點的他在想這時候應該難過的點是什麼?是自己視跡部為好友但對方卻這樣嫌棄他?還是原來跡部覺得他在高攀?
  『要撇清關係也不用這麼毒吧......』忍足掩面。
  
  『他這麼說表示真的跟你沒一撇啊,不是很乾脆?』不二提著茶壺替忍足斟滿了紅茶,算是給他的一點小小安慰。希望他別發現自己正努力憋笑。『否則要是你會怎麼解釋?』
  
  『我會說,我喜歡的是臉蛋美美笑容甜甜抱起來舒服的人所以他得砍掉重練!』
  
  不二忍俊不禁。
  
  
  
  
  
  
  跡部的回答太出乎不二意料了,不二心想無論真正的情況如何,忍足聽到跡部這種回答肯定炸毛,想著想著就很乾脆地在跡部面前大笑出來,而跡部瞥了他一眼也笑了出來。
  這一段談話一掃之前沈默的尷尬氣氛,倒是讓不二和跡部能自然地聊起天來,不二發現其實跡部並無想象中及看起來這麼難相處,反倒是個說話隨和的人,只是他不曉得能第一次就感到跡部隨和的人其實只有他而已。
  
  在談話的過程中車已經來到不二家門口了,而雨也已經停了。
  不二開了車門後向跡部道了聲又說了再見,他發現自己有點依依不捨,不過到底是對什麼感到不捨就不得而知。
  或許正因為跡部是個離自己很搖遠的人吧,他們不同校,嚴格來講今天是初次見面,而且生活的環境也是截然不同的。
  
  不二一直認為往後不會再和跡部有私底下會面的機會了,直到某一天。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