真 實 惡 意

關於部落格
主題、徵人網誌在天空,COS速報往Tumblr,其餘請看About me
  • 123451

    累積人氣

  • 13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跡不二/忍不二) Adventism_31

  






              「聖潔淡去之時,尤是清潔顯要之際。」(P.J.O’Rourke)

  
  
  Section_Memory.
  
  
  『原來忍足君這麼八卦。』不二不急不徐地拿起茶杯抿了一口,用帶笑的眼神向忍足調侃著,略為責怪的語氣。
  
  『因為青學的不二和冰帝的跡部這個組合,實在太跳Tone了。』忍足則是坦然地向不二表達自己的想法。『如果你的對象是手塚,我想我不會過問。』
  
  聽見這玩笑的不二倒是捧場地笑了幾聲,『怎麼大家都愛拿手塚和我送作對,可他心裡一直只有網球。』不二左撇著頭像是在思考著什麼。『還有學生會。』
  
  這下換忍足笑得無奈卻沒多說什麼,拿起叉子又戳了一小塊蛋糕放進嘴裡,之前的嚴肅話題過後好不容易有了一點輕鬆的氣氛又漸漸冷卻下來,不二曉得他是在等自己開口,等自己開口說說那段與跡部的”邂逅”。
  不二猶豫了一下,思量著該從哪邊開始說起,後來決定還是從頭開始吧。
  
  『你知道Kei在關東大賽後曾到醫院探望手塚嗎?』
  『喔?』
  『嗯,於是,我剛好在醫院碰到他──』
  
  
  
  
  在校內公認與手塚交情特好的不二在手塚住院後自然而然成了他與學校間聯繫的橋樑,雖這麼說,但不二的工作充其量只是送個課堂筆記、報告些社團情況,還有偶爾幫老師傳話而已。
  
  那天,放學後的不二照慣例來到手塚的病房內,剛剛來的路上就發覺天色有點陰暗,或許就快要下雨了,但自己偏偏沒帶傘,內心打算著等等將筆記交給手塚後就少閒聊早點回家吧。
  
  
  不二來到病房門口就隱約聽見房內的談話聲,由於手塚是住單人房的,所以這情況就是有其他訪客吧,於是不二貼心地站在房門口排著隊,先等裡頭的訪客離開後再進去。
  走廊上雖安靜無人聲但隔著一扇門仍聽不見裡面的談話內容,只能辨識出來訪者是位男性,說話不急不徐不輕不重,低沉穩重的嗓音具有萬般魅力,好像只要聽聽這聲音就會被吸走魂魄一般,只是這聲音怎麼聽怎麼都覺得有點耳熟。
  
  『你考慮一下吧。』
  
  靠在門邊的不二將這句話聽得一清二楚,想必那位訪客已經來到門口準備離開了,不二從地上站了起來,理一理因捧著書本而被壓得凌亂的衣領,房門”刷”地一聲被拉開,不二在抬起頭的那一煞那撞入了對方冰藍色的眼瞳中。
  
  跡部景吾?
  為什麼他會在這裡?
  
  不二微啟的朱唇像是想說些什麼卻又說不出什麼,而對方用那熾熱的眼神望向自己,這讓不二感到些許困窘,而跡部那微微彎起的唇角笑得一副理所當然,高傲,又優雅般地。
  
  『不二?』
  
  病房裡傳來手塚詢問般的語調,這倒是救了不二一次,於是他向跡部點了個頭便快速走進病房內,而後聽到房門被關起的聲音才讓他放心下來。
  
  心跳得好快。
  
  這是不二第一次近距離看見跡部,之前遠遠地看便覺得跡部景吾不是普通的英俊,他有著一頭耀眼的金髮,一雙銳利又美麗的眼瞳,眼皮下的那顆淚痣更是突顯他的王者氣質,而他那笑得自信讓人很想打他的嘴角…很好看。
  
  『跡部來找你?』
  
   不二自然而然地向手塚發問,既然人都已經碰上了那也沒什麼好覺得突然的,只是不二挺好奇跡部到底來幹嘛的?手塚說要不是跡部打延長賽讓他的手傷舊疾復 發,否則他不會發現其實自己的手臂還沒完全復原,這話不二想了想也是,何況比賽就是這樣,是誰都會找對手的弱點進攻的。所以他們並不像其他社員那般對跡部 抱有憤怒的情緒。
  
  『嗯,他建議我出國療傷。』
  『啊?』
  『他說要介紹這方面的權威。』
  
  當不二看到跡部時認為對方應該只是來看一下手塚的情況而已,沒想到這個肇事者竟然介紹手塚醫療資源,若手塚的傷全好了必定會成為跡部在網球上的一大威脅吧,但看樣子跡部對手塚很有英雄惜英雄的情義。
  不二心裡不禁替跡部加了好幾分。
  
  『那你呢?怎麼想?』
  『還不確定。』
  
   之後又閒聊了幾句,似乎手塚目前沒有出國治療的打算,而後又從手傷聊到網球聊到社團,再從社團聊到成員聊到外校的強者們。手塚說跡部很強,是真的很強, 看似華麗的球技但其實沒有累贅的動作,每次出手必定都有它的道理,這點倒和不二很像。不二自己倒是認為打球出手要強又要帥又具表演性是很難的一件事,但跡 部卻都兼顧到了,很神奇。
  
  等不二離開病房後已經過了半個多小時,看著外頭刮風又下雨的他才想起來之前明明沒有久留的打算,但聊到那些將來可能成為對手的外校對手們總讓人停不下話題。
  
  不過,沒帶傘要怎麼回去呀?
  不二站在醫院門口看著雨勢逐漸落大,站在雨點距離自己只有半步之遙的距離,低頭望著雨水墜落地面後引發小小的漣漪,但看了一陣後發覺那些波紋突然都不見了,取而代之的是平靜的水面,以及,一雙感覺價值不斐的皮鞋。
  
  『你家住哪,送你一程吧。』
  
  
  記得這是半個小時前才聽到的迷人嗓音,這麼近的距離只對著自己說著,好像更讓人沉醉了。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