真 實 惡 意

關於部落格
主題、徵人網誌在天空,COS速報往Tumblr,其餘請看About me
  • 123451

    累積人氣

  • 13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跡不二/忍不二) Adventism_30


  
  Section One_Fuji Side.
  
  
  「慕夏」是我非常喜歡的咖啡館,只可惜我並不常來,因為身邊並沒有個讓我想找他來悠閒喝喝下午茶的朋友,或許我的朋友都是網球熱愛份子吧,比起坐在這兒喝咖啡聊是非,他們可能更想在場上練球。
  而我本身也鮮少閒暇時刻能夠到這兒來坐坐,應該說是我很少時候有那種心情。
  那種,慵懶放鬆、愉悅閒適的心情。
  很少。
  
  才一踏入店內我就看見忍足了,他坐在靠窗的位置。近傍晚時分的陽光不如正午般磨人豔熱,反倒成為一種和煦溫度晒進落地窗內,落在忍足俊俏的側臉上。
  其實我一直覺得忍足很帥,不過他的帥和Kei是全然不同的,前者沈穩內斂溫柔謙和,後者張揚外放驕傲自信。忍足的笑是讓人默默印在心底久久不忘,而Kei的笑卻是能深深撼動人心難以消彌。
  
  我悄悄從他身後走近,可忍足還是先一步察覺了我的存在,他側身回頭給了我一抹微笑,像冬日裡的暖陽給予人們溫暖,恰恰好的溫暖。
  
  『看完拿給Kei就好。』
  我將書放在桌上,依舊維持着站立的姿勢與他交談,其實我是迫不及待地想離開這裡,不想,待在他的身邊。
  
  『喝杯咖啡吧。』忍足依舊笑着恬淡,拉著我的手腕將我下拉到他身旁的座位上。『我請客,想喝什麼?』
  
  其實我也不是會這麼愧對自己的人,既然人家要請客我當然是賞臉了。
  而你是真的該請請我沒錯。
  
  『Latte吧。』
  『好。』
  
  其實以前我不是怎麼喝咖啡的人的,因為怕晚上睡不著,所以都選擇咖啡含量最少的Latte。而現在因為靠著藥物睡眠所以即使喝咖啡也是無妨,只是習慣的仍是Latte或Cappuccino。
  
  
  『為什麼你這麼喜歡小王子?』
  
  轉眼間忍足已從吧台回到了座位上,他順手抄起放置在桌上的那本小王子,開口問我。
  
  『可能每個人看完小王子都會看到不同觀點,』我抬頭望向窗外,街道上人來人往。『而我看到的是,一個純粹而乾淨的思想。』
  
  對,一個純粹而乾淨的思想。
  即便小王子在路途上遇到的人事物與他的想法有多麼大的悖違,而他仍不人云亦云、隨波逐流。
  
  『不因為世俗的看法或者束縛,去做任何事,或不做任何事。』
  
  服務生將剛剛點的咖啡送了上來,一併送上的還有兩盤起司蛋糕,忍足將其中一盤給我,然後體貼地將叉子擺在盤緣上。
  『其實你說的那點,或許說那是小孩子還未長大的觀點會比較準確。』忍足悠悠地說了句。
  
  『或許是這樣,但,這跟一件事很像。』我拿起咖啡輕呷了一口,濃醇的奶味讓咖啡不加糖也不至於苦澀。『尼采的,上帝已死。』
  
  
  
  
  
  Section Two_Oshitari Side.
  
  
  上帝已死。
  我突然想起之前不二問過我的。
  
  ——「你真相信神會在我們身旁嗎?』
  
  
  『所謂人活著的樣子就是支配我們的形。』不二吃了一口蛋糕,瞧他臉上的笑容似乎很滿意這味道。而後放下叉子,一字一句地向我說明:『只有人會被支配,動物不會。尼采認為動物為了生存而認知,不受形約束,人活著的意義由上帝所決定的敎導,是對自身生命力的束縛。』
  
  『但,為什麼呢?』不二再次望向窗外,這是他第二次看向那片落地窗後的人來人往。『為什麼人就該受這種束縛過生活呢?』
  
  不二看的專注,眼神中透露着哀傷,像是一塊黯色的琉璃,失去了平常的光彩。
  我循著不二的視線一同望出窗外,車水馬龍的都市,西裝革履的路人,幾個流動攤販,還有幾位穿著“上帝愛你”背心的教徒在發着傳單。
  庸庸碌碌,但又有人能夠活出自己?
  
  我望著眼前的景色走了一會兒神,是不二將咖啡杯放置玻璃盤上碰撞出聲才讓我收回了視線。
  不二再次看向窗外,而這次卻是笑得輕蔑。
  
  『尼釆認為生命力衰退的生物將無法忍受變化,而開始嚮往安定不變化的世界,像是形,而形就是真理,因此真理與生命的力處於相互敵對的狀態,生命的力必須從形的支配解放出來。對於時時變化的世界,並不需要真理......』
  
  『所以,跳脫真理的束縛,生命力才能顯現出來。』我開口向下接續,將這段論點作了一個總結:『簡單說,上帝的聖經違反生物的本能,所以尼采認為真理已死,也就是上帝已死。』
  
  不二起初望向我時略微驚訝,但下一秒卻笑得安慰:『沒錯。』
  他又插了塊蛋糕放進嘴裡,細細咀嚼之後冉冉道了句:『由這個論點可以影射很多事,不止就聖經宗教這件而已。』
  
  我懂,我懂不二所說的。
  這個社會這個環境這個家庭這個生活,這世界的一切一切對我們的束縛都太強大了,強大的讓我們無法全然排斥,只要還想存活下去的話。
  而每個人的成長、每個人的生命力不應被這一切束縛住,即便小的時候曾經反抗、拒絕過,但長大過後或許還是接受了這一切...低頭、認命,但能坦然、甘願嗎?
  
  
  『我其實相信神是存在的。』
  
  不二放下杯盤,對著我微微一笑。
  『若沒有神,這世界怎麼能巧合的這麼完美呢。但我想,神並不在我們身邊,祂只是遠遠地看著。』
  
  完成了造物者的工作之後,遠遠地看著他的作品?
  
  『有時製造些巧合,讓這些巧合成為人們口中的神蹟,讓人始終相信祂正伴其左右。』
  
  非常贊同不二的說法。
  我一直對於“多禱告神就會幫助你”的這種官方說法不屑一顧。
  一是即使你禱告了但神仍未幫你,教會就會出現“那一定是神認為另一條路較好”的這種自圓其說,無論事成不成,一切都是神的旨意,然後你不能怪祂。
  二是讓我最感懷疑的一種情況,若禱告不成也是神的旨意,那當年猶太人被大屠殺之際,那些虔誠教徒的禱告又算什麼了?他們只想平安,只想存活,難道這也不行?難道神認為他們是不該存活下來的?
  
  這不合理,也說不過去。
  
  不二並無把話說得這麼明白,可能怕我若是個虔誠教徒恐怕與他會有疙瘩存下,又或者他其實曉得我心裡清楚的,於是說不說透就不是那麼重要,點到為止的話題更引人入勝。
  
  『但我認為,Kei或許真是神派來我身邊的。』
  
  許久,不二緩緩說了這句。
  他的表情說不清究竟是微笑還是難過,抑或是兩者皆有。
  但我明白,對於這件事,我不想他只是含糊不清點到為止的表達,我想知道這件事,不用完整的一切,但我想知道過程。
  我想知道。
  
  『你當初怎麼和跡部在一起的?』
  
  不是特別想知道別人的感情羅曼史,只是我特別想知道,他到底是怎麼能走進你心裡的?
  為什麼,他能走進你心裡?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