真 實 惡 意

關於部落格
主題、徵人網誌在天空,COS速報往Tumblr,其餘請看About me
  • 123451

    累積人氣

  • 13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12須王環生日賀_鏡環】寵溺


  
  在須王環連續轟炸鳳鏡夜長達半年之久後,孩子的媽終於答應帶他去廟會玩了!
  
  
  『廟會?』常陸院光很是懷疑地看了自家部長一眼,心裡似乎琢磨著某人是不是又在說什麼夢話。『四月應該都是櫻花祭吧?哪來廟會?』而後拿出手機查了查,在東京的話,就連櫻花祭也只有一場。
  
  『嗯…應該是夜市吧!有很多小攤販,有章魚燒啊,棉花糖啊釣魚什麼的…』環歪著腦袋,『然後還能順便賞櫻。』
  
  櫻花?!
  通常這些攤販是不會跟櫻花設在一起的,所以怎麼可能…
  
  『啊,鏡夜說,』環笑得合不攏嘴,看似非常期待的模樣。『大家要一起去哦!』
  
  『是沒問題啦…』光想著環都幾歲了還能為這種事情這麼興奮,真是為難了鏡夜學長。『幾號去?』
  
  『四月七號,我生日前一天!』
  
  『喔…』生日前一天?光隱約查覺到什麼卻很好心地不戳破。『殿下那天想穿浴衣嗎?』立馬轉移話題希望那天將壽星打扮得漂漂亮亮的…算是慰勞一下辛苦的某人吧。
  
  
  
  *────
  
  『哇啊──』
  
  須王環看著眼前的景象不禁驚嘆出聲。
  數十至上百的攤位讓環目不暇給,從小吃、遊戲到童玩應有盡有,而盛開的櫻花打上同色系淡色柔光燈,更顯得美不勝收。
  
  『光!馨!我們來比賽!』環開心得如同獲得新玩具的孩童一般,向雙胞胎提出挑戰。『看誰釣到最多水球!』指著前方不遠的水球攤位,水池上漂有大大小小不同圖案花色的塑膠水球,環老早就想玩看看了!
  
  『『比就比啊,誰怕誰。』』
  
  也不顧自己身上穿著的是價值連城的名品浴衣,雙胞胎應聲和環一起蹲在地上拿著銀色鐵鉤進行一場廝殺,雖然比賽勝負不用想也知道誰輸誰贏,但樂在過程嘛。
  
  
  『鏡鏡,我跟崇崇去買巧克力香蕉喔!』Honey前輩坐在銛前輩肩上,即使出來遊玩也不忘帶上他親愛的小兔兔。
  
   『嗯,我們都在這一區。』鏡夜笑著目送一年四季感情如膠似漆的學長們離開後,眼神終究不受控地往某人身上移動。那小子,只顧著玩,浴衣拖地了都不知道。 原本白皙的面頰因身體的活動而染上一層紅暈,向前傾的身子讓原本領口鬆垮的浴衣輕而易舉地露出鎖骨與胸口,真是…太不曉得防備了。
  
  鏡夜走近,這時環與雙胞胎的比賽正好告一段落,不出所料是在日本土生土長的雙胞胎取得勝利,原本還打算進行第二戰的環則被雙胞胎拱著要吃章魚燒而向前行,鏡夜只好無可奈何地跟隨。
  
  
   其實今晚就一個”夜市”而言,來的群眾實在太少了,況且今天還是假日,偌大的場地和眾多的攤位只有三三兩兩的民眾。其實這種人數是非常剛好的,夜市需要 的是熱鬧與人氣,而太多的人卻會造成非必要的不悅與不耐,每個攤位光顧的客人都在一到兩位之間,這種等待的時間非常剛好,既有熱鬧的感覺卻又不讓人煩躁。
  
  『鏡夜,』環拿著竹籤戳起一顆剛製作完成的章魚燒,上頭的柴魚片還因熱氣而不斷舞動著,不容拒絕地伸到鏡夜面前。『啊──』
  
  鳳鏡夜看著眼前不斷冒煙的章魚燒蹙起了眉,天人交戰了一會兒看見某人玩得這麼開心的份上硬是一口將章魚燒吃進嘴裡。
  『好吃吧?』隨後環又戳了一顆放進自己嘴哩,好吃得讓他笑彎了眼。
  
  
  鏡夜還沒來得及說什麼又被環一把往前拉著走,沿路上停留不少攤位讓環手上多了許多大大小小的戰利品,有蘋果糖、捏麵人、鹹蛋超人面具、水袋金魚…而後環看見某攤位的師傅拿著竹棍子在機器裡拉出一團棉花時更是興奮地問鏡夜那是什麼?
  
  『那是棉花糖。』鏡夜替環拿走他手中的金魚,看見他閃閃發亮的眼睛忍不住笑了出來。『要不要試試看?』
  
  答案當然是肯定的。
  鏡夜一上前向攤位老闆點了點頭後對方竟直接讓位出來給兩人,環樂的直接站在機器前,學師傅拿起一根長竹棍開始研究要怎麼才會從圓圓的”鍋子”裡吐出棉花。
  
  鏡夜笑的莞爾,在一旁的”老闆”看見這景象卻絲毫沒有想幫助的意願。鏡夜站在環身後,只好手把手地教起環這台他也是剛剛才認識的機器。
  『你想要做什麼顏色的?』
  『白色!』
  
  鏡夜用勺子從旁邊的糖罐裡勺出一匙的糖倒進機器裡,按下開關後一陣轟隆作響,不久便有一層白色的棉花出現在圓鍋裡。
  
  環看見棉花出現之後立刻拿起竹棍在圓鍋裡瘋狂打撈,卻一直無法像掛在一旁的成品般讓這些棉絲成團。讓環很是沮喪。
  
  『別心急,應該要這樣。』
  
  鏡夜那安穩的嗓音從環耳廓傳來,而後他握住他的手帶他用竹棍纏繞著不斷吐出的棉絲直至漸漸成形,環盯著他手中的成品更是高興了。
  『真的是一團棉花耶!』
  
  環樂得一路上和鏡夜你一口我一口地分享自己作出來的作品,卻沒發現他之前滿手的戰利品現在都消失得無影無蹤,而剛剛被鏡夜握住一起作棉花糖的右手則順理成章地被對方牽住緊緊不放。
  
  
  
  
  
  *───
  
  『這該怎麼說?應該是傻人有傻福吧?』
  
  公園的另一角落,不曉得從何時就消失的男公關部社員坐在櫻花樹下看著自家社長和副社長的背影不禁感嘆出聲。
  
  在公園的邊緣,數十名身穿黑色西裝的保鏢領口上印有”鳳”字家徽,而公園的出入口也進行著民眾出入管制,禁止過多的民眾入內,也嚴加看管著場內氣氛的和諧,以保持少爺們遊玩的樂趣。
  
  『早就想到今天這些都是鏡夜學長弄出來的。』馨一口咬下蘋果糖用著餘光望向毫不知情的環某人。『沒發現的人,就只有殿下了吧。』
  
  『哈哈,好遲鈍!』
  『環環好遲鈍ㄋㄟ~』
  『這夜市就算了,對感情也是。』
  『遲鈍。』
  
  一行人又鬧又笑地繼續吃著旁人不停”供奉”上來的食物,七嘴八舌地聊著。
  
  『鏡夜學長哪時候跟殿下告白?』
  『你要求太高啦,今天能說到生日快樂就不錯了。』
  『也是ㄋㄟ~環環這麼遲鈍ㄋㄟ~』
  『遲鈍。』
  
  一群人目光憐憫地看像今日活動的主導者,心中升起一陣憐憫。
  
  『鏡夜學長…好可憐…』
  『好可憐ㄋㄟ…』
  『可憐…』
  『我快看不下去了…』
  
  但這又如何呢?
  這次說不定就是旁觀者迷,當局者清吧。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