真 實 惡 意

關於部落格
主題、徵人網誌在天空,COS速報往Tumblr,其餘請看About me
  • 123451

    累積人氣

  • 13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櫻蘭_鏡環】Vampirism_45


  
  
  
  『真沒想到,我們部裡酒品差的人這麼多。』
  
  
  常陸院光雙手叉腰一副說教的模樣當著眾人的面說道:『馨就不說了,Honey學長跟銛學長以後喝醉了就乖乖回家,不要給人添麻煩!』光伸手一指,對著自家弟弟以及大他兩屆的學長毫不客氣地說。
  
  被平常才是那個鬧事被揪出來罵的雙胞胎哥哥如此指責,眾人面色都挺不當一回事的,尤其是被點到名的那幾位。
  
  
  ”還好我昨天沒喝醉...”不然就糗了...
  常被某人抱怨酒品差的須王環鬆了口氣心想,否則自己在學弟面前的形象不就毀於一旦了!更何況他還是公關部的社長,校園的模範學長,怎麼可以這麼沒有該有的樣子呢!——雖然他老早就毫無形象可言了。
  
  
  『我?酒品差?』
  
  馨大眼眨巴眨巴地指著自己問道,貌似毫不相信自己被點到名。『哪裡差?怎樣差了?』
  雖然一早醒來發現已經躺在自家房裡的床上,重點是昨晚完全沒有回家的印象...但這也不代表酒品差了!頂多只是不省人事而已!
  
  
  『我們部裡的人喝醉了都愛對人又親又抱,上下其手的。』
  
  原本只在一旁觀火的鳳鏡夜突然爆出一句,顯然他這句話指的並不單是一個人。細長的鳳眼邊說邊瞄了身旁的環一眼,意味深長地笑了。
  
  “可惡,逗我玩嘛!”環賭氣地移開視線。
  
  
  『哦...這麼說來...』光歪着頭像是在思考些什麼。『馨你昨天是不是偷襲鏡夜學長啦?所以殿下才在那邊說“媽媽跟弟弟怎麼可以這樣”之類的?』笑得一副喪盡天良。
  
  『是啊,所以我才說你們醉了都對人又親又抱啊。』然後受害者都是我。鏡夜抿了口茶後道。
  
  
  沒想到自己做了什麼還真都忘了...常陸院馨摀住自己掩臉懊悔不已。而且對象還是鏡夜學長...難道我、我、親了學長嗎......越想越覺得臉越來越熱。
  
  
  
  光見馨一付困窘的樣子又忍不住過去逗他幾句,於是這兩天男公關部茶餘飯後的話題就是“雙胞胎弟弟酒後亂性”這種渲染過度的損人性事件,但大家都沒想到的是,真正會酒後亂性的人並非那個喜愛惡作劇但為人天真正直的學弟,而是社團內的靈魂人物,他們的社長和副社長啊。
  
  
  
  
  
  
  
  
  
  環緩緩地睜開眼,望著深灰色的天花板發愣了好幾秒才想起自己在鳳家,鏡夜的房裡,他的床上。
  
  不遠處隱約傳來悠揚的琴聲,環看向他身旁應有著那人身影的位置是空的,掀開的床被單早已失溫冷透不見之前的激情燠熱。再看向窗外天色暗黑寧靜,半弦月高掛天上,此時應該很晚了,而鏡夜總在他凌晨睡眠時分到琴房練琴,或許他認為他不會在夜半清醒過來,又或許他根本不是那麼在意。
  
  而環總比自己要想的還來得介懷,在意他為何要在半夜彈琴,在意他為何總是不和他一起迎向黎明。
  
  
  他懂,他或許真的懂。
  鏡夜的心根本不在他身上,他充其量只是一個玩伴、性伴侶、好朋友...只是他自以為和他狀似親密,單方面的愛上他,又單方面的受傷。
  
  隨意拎起床邊一件浴袍,是晚上沐浴後穿的,只是剛走出淋浴間不了多久,便被他濃密溫情的吻捲去他所剩不多的意識,直至稍微清醒時早已一絲不挂,混沌的心思隨著情慾被一波又一波地拋上頂端,頓時腦中變得一片空白,變得只容得下眼中的他。
  
  
  捨去易讓人暴露行蹤的室內拖鞋,環光溜着腳掌墊行來到琴房外。那間以前鏡夜和Amber在裡頭上課的教室,到底滿載著多少兩人回憶,溫馨的亦或苦澀的,讓他這個外人完全無從得知。
  
  
  環倚在門邊望了進去,鳳鏡夜修長的身影在月光的投影下更為單薄孤獨,挺直的背脊端坐在琴椅上,只露出側邊標緻的臉龐上掛著清水般的微笑,雙手輕撫著琴鍵彈出悠然抒情慢調。
  
  
  那首曲子環認得,應說是全世界的音樂人都絕對聽過,那是Debussy的月光。
  
  月光,這讓環想起,某位詩人曾說過一句「月光一生只浪漫一次」,或許人生的種種際遇亦不過如是,人與人的遇合亦然。
  當然這是環單方面的想法。而不可否認的是,此時此刻的鏡夜,就像皎潔月暈下的淡淡陰翳。
  
  
  
  琴聲聽著聽着,不知不覺眼眶中覆上朦朧一片薄霧,直至一滴溫熱液體落在自己腳背,才發現自己甚至捉摸不清,究竟哀悼的是自己的愛情,還是鏡夜的感情。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