真 實 惡 意

關於部落格
主題、徵人網誌在天空,COS速報往Tumblr,其餘請看About me
  • 123451

    累積人氣

  • 13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跡不二/忍不二)Adventism__Ch.27






  
  Section_Oshitari yushi.
  
  
  
  忍足最終還是將那本”Little Prince”從書櫃上取了出來。
  
  那是一本平裝的英文版,是原著聖艾修伯里作畫,但褐色的封底上有個擁有金色短髮的小王子佇立在顆藍色星球上,他的四周有大大小小的行星及星體點綴。
  而在他手上這本的旁邊,則是和它相同封面的” Le Petit Prince ”,是法國版吧。而在旁邊的則是不同繪者所再版的日文版,有精裝的也有平裝的。
  
  
  很難想像那位青學的天才怎會如此愛好這本童話,甚至愛到了一連收藏四五本不同版本的小王子。
  忍足當然看過” Le Petit Prince ”,可能當時年紀還小,所以對這故事並無多大的感想及感觸,只是草草翻過看過,大概記得這是一個小王子到各個星球旅行的故事,也依稀記得小王子好像養了隻狐狸還玫瑰花吧。
  
  
  他望向在床上的不二,沉穩的呼吸聲正代表他的睡眠狀況。
  不二的睡眠品質極差,就現階段的情況來講也只知道這絕對不算好,因為他在不二的書架上發現了安眠藥。
  
  對,是安眠藥。
  
  忍足對安眠藥可說是絕不陌生,因為他在國二以前都得靠安眠藥來幫助睡眠,因為當時還住在老家,每天承受父母親連番的抱怨辱罵,大小事都被管得死死的他壓力大得每晚失眠,通常在十二點前上床睡覺,但總得到四五點後才睡得著,而六點又得起床準備上學,每天都對夜晚感到恐懼,因為他睡不著,就得獨自一人面對漫漫長夜,自己在安安靜靜的房間裡安安靜靜地躺著,一邊煩惱著為何就是無法入睡,一面看著時鐘憂心睡眠時間一刻刻減少著。
  如此一對精神對身體都是種折磨,最後只好吃安眠藥。
  
  安眠藥這種東西有嚴重的抗藥性及成癮性──當然後者只是忍足這使用者的使用感想。
  最開始只吃半顆,過幾天半顆無效了就加量到一顆,再過幾天一顆也無感了只好加到一顆半,而後兩顆、三顆……
  
  但任何藥物一次吃多了絕非好事,更何況還是安眠藥。
  於是醫生只好不停的換藥,以不同的藥種來抵抗身體的抗藥性。
  有些種類的安眠藥還有短暫失憶的後遺症,在隔天起床後會忘記昨晚藥效開揮後到睡入前的一切記憶,這其實不成大礙,因為吃藥過後的忍足就會做些不需腦記憶的事情來作休閒,但若在此時和朋友聊天的話就比較麻煩,因為聊天內容到了隔天就會完全忘記。而忍足卻變態地對這種後遺症有著些許快感,或許他是喜歡隔天起床之後開始探索前晚到底是如何入睡的吧…說不清到底是為什麼,反正他就是喜歡。
  
  
  忍足早忘了他到底換到第幾種安眠藥才讓父母親同意他外宿,一個人住之後發現以往的壓力源整整少了十分之九,過沒多久後就擺脫了安眠藥的控制。儘管忍足是挺愛藥效發揮後那種昏昏欲睡的感覺,因為睡不著的恐懼深植他心,知道自己能睡的感覺實在太美好。
  
   他仔細看了看不二的安眠藥上藥物名稱後鬆了一口氣,這藥他以前吃過,沒有睡前失憶的疑慮。打算將手上的藥包放回原位時,他看見書架旁的地上有個小塑膠 袋,正想說不二幹嘛把垃圾放在這麼隱密的地方而將身子往前探了下,一看才發現──那一整包的塑膠袋,裡頭全是安眠藥的空藥包。
  
  
  『忍足,你真相信神會在我們身旁嗎?』
  
  不二或許是希望能有個人與他有著相同看法。不相信,我不覺得神就在我們身邊,因為祂什麼都沒幫助到我。
  正是因為日子過得如此哀痛才會認真地思考著神到底在不在我們身邊,若在,為何生活還是這麼痛苦,若不在,那上億的信徒不可能都是白癡吧。
  我們相信神是真的存在的,只是牠還不曾幫助過我們。祂或許只是不在我們身邊。
  
  
  又或許不二是希望有人能給他個正向安慰。是,我相信,神就在我們的心裡,只要虔誠地向神禱告,祂都會聽到的。
  但這未免太自欺欺人,現況就是不認為禱告會有用。
  
  
  到底不二希望的是哪種答案?到底哪種回答才能幫助到他?
  
  正當忍足思忖著如何回應的同時,不二放置在書桌上的手機響了,他如臨大赦地拿起手機看了看來電號碼,向不二說了句『我接囉。』不等回應就擅自接起了電話。
  
  
  『…為什麼是你?』
  
  
  電話那頭的 ”Kei”語氣說有多不爽就有多不爽,也是,自己男朋友的電話莫名其妙被另一個男人接通,通常都會氣得跳腳。
  
  忍足不理會不二詢問的目光而轉身出了房門,『我剛在教堂遇見不二,以為他燒好了沒想到又開始不舒服,只好先送他回家。』
  
  『…燒到幾度?』
  『三十七度九。』
  『現在呢?』
  『吃了藥在床上休息。』
  
  電話另一端沉默了好一會兒,但仍聽得見對方勻稱的呼吸,顯然並無離開話筒,只是不曉得跡部到底在沉思還是在心痛,久得忍足不禁又喂了一聲。
  
  『那你要不要過來?』通常這種情況還是讓男朋友來接手的好。『不二他家都沒人在。』後面又補了一句讓跡部非來不可的理由。當然用意不是要警告對方他能對在這時對不二上下其手,跡部曉得忍足不是同性戀的,即使目前為止有些狀況很難解釋的清。
  
  『大約二十分會到。』隨後聽見跡部吩咐司機開往不二家的聲音,忍足不曉得跡部是否又和司機說了些什麼,因為話筒又沉默了幾秒鐘。『忍足。』
  
  突然被自家部長叫到自己名字的忍足頓時感到無比心虛,畢竟幹過雖然不是很多但也足夠讓對方殺掉自己的大事。
  不過當忍足聽見對方下一句話時明白自己是多擔心了,甚至有些以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的感覺。
  
  自家那個高傲無比,自尊心又強烈到外太空去的跡部部長,用著極其沉穩不帶著任何一絲玩笑的語氣鄭重地和自己說的那句話,恐怕說給大家聽還沒有人會相信。
  
  
  ───『忍足,謝謝你。』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