真 實 惡 意

關於部落格
主題、徵人網誌在天空,COS速報往Tumblr,其餘請看About me
  • 123451

    累積人氣

  • 13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跡不二/忍不二)Adventism__Ch.26

 
  
  
  
  Section _Oshitari Yushi.
  
  
  
  伸手將不二落至眼皮上的瀏海撥至耳鬢旁,好讓敏感的肌膚不受髮絲的干擾而影響睡眠。
   忍足倚靠床沿用單手支撐下巴仔細端詳起那熟睡中的天使,那張白皙潔淨的睡顏好似沾染不上任何雜質似地,純白、天然...只是當他撐起了那湛藍的雙瞳,給 人的印象卻大幅地改變了,那瞳孔的顏色純淨如同海水,如同海水浪潮般一波波向他襲擊而來,而眼神的感覺卻像一池潭水,美麗,卻深不見底。
  
  忍足真的不曾在同輩學生的眼中看出這麼多複雜的情緒,太多太雜太深沈太難捉摸。就連壓力煩惱可能都是最大的跡部也沒這麼誇張,雖然跡部的思維不是一般人能理解,但他的眼神卻不難懂,就是一慣的堅定與自信。
  
  
  
  在家門前,不二依偎在他肩上所說的那句話,直覺地讓忍足感到不太對勁。
  
  『我...不想回家...』
  
  明明虛弱的連路都走不穩,說出來的話也是氣若游絲,而家門就在眼前,為什麼不想進去?
  忍足還沒自戀到認為不二是在對他提出邀約,不可能的。
  忍足難以說清道明在聽見不二的話後讓他的心有多痛又有多心疼,他多希望事情不是他猜想的那樣,他多希望這幾日在不二家裡察覺的不對勁都只是巧合——他多希望可憐人只有他一個就夠了,甚至得寸進尺地希望,誰都可以,但至少不會是不二。
  
  
  『燈關着,他們應該都不在,我們進去好不好?』
  
  
  這算是一句猜測的敘事句,如果不二應好,那一切就水落石出了——包括忍足為何認為不二與他有著那麼一點相似的味道,以及他的家庭,絕對存在着問題。
  
  果不其然不二咽嗚了聲,而後微微點了點頭。
  
  
  
  一進門後忍足望向那一片漆黑的建築,儘管當時天仍是亮的,但外頭的陽光卻毫無灑落進無人的房屋,整棟房死氣沈沈,不是沒有人居住,只是人住在沒有歸屬感的地方總難讓他人感受到一絲絲溫暖。不二家是這樣,忍足老家也是。
  
  輕輕地將懷裡的人放至床上,先用棉被將他緊密裹緊之後立即起身,在踏出房門前聽見不二用着依舊虛弱的聲線詢問『你去哪裡...?』
  
  『去拿水跟藥給你,先吃了再睡。』語畢聽見對方微微『嗯』了一聲,忍足情不自禁地撫了撫那發燙的臉頰,思忖着退熱貼果然派上用場,而後離開了不二房裡。
  
  
   再回到房裡時不二仍躺在床上,闔上的雙眼微微顫抖着想必現在絕不舒適。忍足輕聲說了句『吃藥了』後不二還能有點力氣地撐起手肘想要起身,只是心有餘而力 不足,忍足一腳躍上不二床舖讓他靠進自己懷裡,內心慶幸此時的不二已沒力氣計較這麼多,否則這種像是吃豆腐的舉動肯定會讓他海K自己一頓。
  
  不二在忍足懷裡乖乖吃了藥後就這麼賴在溫暖的胸膛上不動了,這麼小鳥依人的反應真讓忍足跌破眼鏡,之前明明無論如何都不讓自己關心他的,還就真讓忍足認為不二是個絕不將自己弱點暴露在外人面前的類型,但目前看來,那似乎只限定“身體狀況許可”的時候。
  
   對方又這麼不動聲色地窩在忍足懷裡好一陣子,忍足厚道地認為不二根本只是懶得動而已,於是小心地將他輕輕放下塞進被窩裡,見對方似乎正漸漸入睡,心裡還 放心不下的忍足沒打算這麼早回家,好歹要觀察一下狀況再作決定,於是他起身來到不二的書櫃,饒富興趣地開始研究青學的天才究竟都看了哪些書。
  
   當忍足看見書櫃上那四種不同版本的「小王子」便不難猜出這天才除了縝密的心思強勁的作風外,還有個赤子之心。推開玻璃櫃正打算取出其中一本的「小王子」 時,不二在床舖上,用着不大不小,不是非常精神,也非病亂中囈語的口氣問著——問著一句正常信徒間絕不會發問的一個問題——
  
  
  他問,忍足,你真相信神會在我們身旁嗎?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