真 實 惡 意

關於部落格
主題、徵人網誌在天空,COS速報往Tumblr,其餘請看About me
  • 123451

    累積人氣

  • 13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Adventism__Ch.23






  
  
  
  Section One_Fuji Syusuke.
  
  
  
  或許是忍足所餵的藥效起了作用,不二在跡部過來沒多久就醒了。
  
  雖說是醒來,但不二的腦子依舊昏昏沈沈,就連意識也不甚清楚,頂多是個能知道眼前人是何許人的地步而已。
  
  
  『Kei...』不二虛弱地只能發出簡單的音節,好在用這點力氣呼換自己戀人的名字還綽綽有餘,只是喉嚨依舊要命地疼痛。
  
  
  而坐在床沿的跡部卻只是靜靜順着不二額前的劉海,臉上的微笑淡如清水卻讓人感到一絲不安的氣氛,不曉得是難過還是哀傷、憂鬱或者悲慟。
  不二不理解跡部為何會有這段沈默,只是乖乖地讓他那帶繭的拇指輕柔地滑上自己的臉頰,然後溫柔地慢慢撫摸著。
  
  
  『剛剛忍足來過,你有印象嗎?』良久,跡部一開口就這麼問了一句。
  
  
  忍足來過?一聽到這名字的不二狠狠蹙緊了眉頭。他來幹嘛?
  
  像是瞭解不二心裡所想的一樣,跡部立即接了下句。『我要他先過來看看你,因為我怕我過來得太晚。』
  
  『......』
  
  
  聽見跡部這句話的不二心裡實在有太多太多疑問。
  為什麼跡部誰不找,偏偏要找忍足過來?如果非忍足不可,該不會是知道自己和忍足...以及忍足這小子來了到底幹嘛了,醒來後的現在竟然覺得病狀有減輕許多,這情況的話或許該感謝一下忍足吧...
  
  不二一下陷入思想迴圈,或許人生病了就讓腦子也遲鈍了,因為以上解答就算自己想再多也是無用,通通得需要詢問才行。
  
  
  
  
  
  
  
  
  Section Two_Atobe Keigo.
  
  
  
  不二用着那雙像道盡千言萬語卻也似無聲無息的雙眼望著跡部,一瞬間,跡部好像懂得不二想表達的意思,卻又不能。
  跡部情不自禁地俯身向下親吻那雙藍眸,或許是生病的緣故吧,眼眶中含著淚水總讓男人感到特別吸引。
  
  『Kei...』不二在跡部一路從眼眸點吻向下來到嘴唇時蚋蚋地說了一句,『我有感冒...』可能言下之意是不想將病毒傳染給戀人,不過這種事情根本不放在跡部眼裡就是。
  溫熱的唇瓣覆上他的,只見不二依舊緊泯雙唇不讓攻城掠地,跡部發現那紅潤的唇片附近皆有著藥片殘留的粉末,恐怕是忍足在餵他時將藥物磨成粉的關係...不二這傢伙,現在應該覺得很苦吧!
  
  跡部見戀人始終不肯投降,只好從書包裡拿出一個水果糖,那是下午慈郎硬塞給他的,當時嫌麻煩沒丟,沒想到現在倒派上用場了。
  
  
  『要不要吃糖?』跡部邊拆開糖果包裝邊做着無謂地詢問,反正他是不會“主動”給不二吃的。
  
  『嗯。』
  
  
  聽到戀人那有點充滿期許的回應之後,跡部一口氣將糖給吞進嘴裡,滿意地聽見不二不平地抗議之後又將嘴裡的糖果咬了粉碎,正好是最便於品嘗甜味的程度。
  
  『我又沒說不給你。』
  
  跡部坐上床 沿,輕輕伸出粘附糖粒的舌尖,像是引誘着不二自己吻他一樣。這種心機不二怎會不懂,或許是剛才的藥末實在苦的讓他受不了,又或許是戀人這舉動既幼稚又可愛 打動了他——不二仰頭吻上跡部,伸出他那小巧有溫熱的舌與跡部的交纏,舌尖傳來水果的甜味,酸酸甜甜的檸檬讓不二更是情不自禁地積極想要更多。
  
  『啊、Kei...』
  
  
  原本就已有一段時間見不了面,前幾晚該有的溫存也因公務不翼而飛,跡部按耐不住地將不二壓倒在床,俯下身來轉被動為主動地瘋狂索取着不二,纏綿的吻一路向下經過耳附、頸肩留下一片嫣紅,他輕輕啃咬着那突出的鎖骨,總要弄的不二身上充滿自己記號一般。
  單手撫上胸前,透過衣物摩擦着他的敏感,意料之中讓懷裡的人輕輕一顫,立馬堵住他欲開口抗議的話語,另一隻大手則伸進睡褲裡直接愛撫着。
  
  『嗯...Kei...』不二被挑逗得滿臉通紅,連話都說不齊了。『不...嗚、不要......』
  
  跡部在不二耳邊舔吻,『為什麼?』不容分說地含住那小巧的耳垂,他真不信都到這種地步了,哪想說停就停。
  
  『啊...我...哈啊...我怕...』不二眼眶已被承受不住的情慾逼出點點淚水,看得跡部真的很是不捨。『傳...染、給你...』
  
  
  
  沒想到不二竟然這麼在意這點,難道那麼擔心自己生病了嗎?跡部開心地再次吻上不二,因為戀人的體貼而感到高興,不過顯然在這種場合是不用顧慮這麼多的。
  
  
  『傳染不了的。』細細綴吻落下不二的眼臉,跡部促狹地笑着。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