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主題、徵人網誌在天空,COS速報往Tumblr,其餘請看About me
  • 125348

    累積人氣

  • 1

    今日人氣

    74

    追蹤人氣

(AF/OF) Adventism_22


  
  Section One_Atobe Keigo.
  
  
  
  
  在跡部踏進不二房門的那一煞那,他開始後悔了。
  
  
  
  看著忍足和不二睡在同張床上的樣子讓自己心裡很不是滋味,但比起憤怒、驚訝,其實更多的是哀傷與猶疑。
  
  開始懷疑自己所下的決定是否正確?不,這是為了不二好,也是為了忍足好。但心裡卻又如此冀望所猜測的發展與結局皆不會發生⋯⋯自己沒有能力辦到的事就該交給別人嘗試,但卻仍像個孩子一般不捨得將擁有的東西放掉⋯⋯這樣是否太任性了些?
  
  
  每個人都有自己的極限存在,尤其是跡部家的小孩,看似是個無所不能的超人,但實際上卻是萬萬不能。能得到優於一般常人的成長環境與享受,與身上所背負的責任及代價是成正比的,當然使命也更加重大,被要求的標準也為異於常人地高。
  
  跡部在回程的路上卻是不斷地掛心於不二,就許多方面都是。
  
  
  
  『喂,忍足,該起來了吧?』
  
  跡部伸手拍了拍睡在外側的忍足,雖然此刻心情對他是沒什麼耐性,但卻害怕吵醒另一邊正在沈睡的人⋯⋯不過忍足這小子竟然就這麼睡在別人男朋友的旁邊!也太白目了吧!
  
  
  『咦⋯跡部你來啦⋯⋯』忍足先揉了揉眼睛後從床上緩緩起身,還邊小心翼翼地回頭望下不二一眼,確定對方依舊睡得安穩才動作輕慢的下床。『我想不二他應該沒吃晚餐吧,他家人回來了嗎?』
  
  
  跡部看了看腕表,九點四十分。
   若照忍足語句中所透露的意思,在忍足來到不二家時想必是未到晚餐時間,而又詢問不二家人回來與否這點則又表示,不二的家人可能是正準備出門的當時遇上忍 足來訪,這樣正好開了門讓忍足進來,但想必也沒和忍足多做什麼寒暄,以至於忍足並不了解不二的家人到底幾時到家,忍足會詢問不二家人是否回到家的問題則是 希望他們能做點清淡的食物好讓不二進食吧。
  看來由這次事件,忍足或許能瞭解點不二家裡的狀況吧⋯⋯
  
  
  『還沒回來,本大爺有備鑰,也叫人去買晚餐回來了。』三兩句交代完一切的跡部輕輕坐上床沿,看著那孤獨承受着病痛的人兒讓自己也有著千刀萬剮般地疼痛。『你今天看到他的情況怎麼樣?』
  
  老實說跡部八九不離十地瞭解他家人在他生病時會如何待他,但他只想聽聽忍足他剛來時的情形,到底病到哪了,以及——忍足本身的看法。
  
  
  
  
  
  Section Two_Oshitari Yushi.
  
  
  
  『嗯⋯他看起來很難受,還燒到39度多,感覺他家人不太照顧他⋯⋯』忍足突然不太確定自己是否該提起餵不二吃藥這件事,雖然他自認為這是件滿正當的行為,但說了會被打,但完全不提恐怕還是會被罵,罵說「人都快燒壞了還不給他藥吃!」云云的吧。
  『然後我去樓下找了退燒藥讓他吃了⋯⋯』
  
  忍足選了個最保險的說法交代過去,但實際上是忍足先將藥丸磨碎然後嘴對嘴餵他的,不過在這過程中他絕對沒有多吃不二豆腐,沒有!
  『他現在看來比我剛到時還好多了,等他醒來再吃個飯就會好點了吧。』
  
  
  『嗯,謝謝你了。』
  
  
  這一煞那,忍足真懷疑自己耳朵有沒有聽錯。
  那個自視甚高的自家部長竟然這麼坦白地向他人道謝了,忍足還未從驚訝中回神過來,只是愣愣地看著跡部在床沿輕輕撥弄着不二額前的髮,似乎為了不讓那些小事讓不二睡不安穩⋯⋯那種溫柔深情的模樣是忍足從未見過的,也是從未在任何人臉上見過的⋯⋯
  
  但此時的忍足卻忽然想起在那幾次,不二與他坐在走廊上閒聊兩句時,他的目光總是鎖定着遠方的跡部,但那表情卻和現在跡部的截然不同,不是愛慕讓人了然於心、或是如正常人一般有著屬於戀愛中甜美的笑容,而是——而是一種無限悵惘,近似哀傷至極的樣子。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