真 實 惡 意

關於部落格
主題、徵人網誌在天空,COS速報往Tumblr,其餘請看About me
  • 123451

    累積人氣

  • 13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鏡環】Vampirism_41


  
  其實初戀跟年紀的大小或者成熟度,是絕對無關的。
  
  
  鳳鏡夜永遠記得在他進小學以前,雖然還未開始接受國民義務教育,已經是個有模有樣的小大人了。當時的他還沒開始掛上鏡片,一雙黝黑澄清的大眼卻顯得比一般同齡小孩更成熟的感覺。
  
  
  然後那年,鳳鏡夜在法國羅浮宮外頭第一次遇見了她r。
  
  
  當時的鏡夜正好被奔跑中的她所絆倒了,原本還火冒三丈氣得想發飆的鳳鏡夜在看到對方背著陽光對他伸出一隻手時,卻因對方的長相而忘記了生氣這回事。
  
  
  那是一張極為精緻的臉蛋。
  雖然她看似和自己年記相去不遠,但舉手投足間有著一份優雅與自信,嘴角上的笑容雖然溫溫淡淡卻美得讓人目不轉睛。
  
  這個孩子就活像是一尊高級的法國娃娃,還是貴族特製的那種。
  
  Amber將鏡夜扶起之後轉身就離開了,就用剛剛她撞倒他的步伐繼續向前邁進,彷彿這只是場意外。
  
  
  對,鏡夜原本也以為只能是場意外,直到多年後,他在自己家裡看見了她。
  
  
  在看到她的第一眼就讓鏡夜立馬想起當年在羅浮宮外的那次衝撞,因為一樣的髮色一樣的笑容,同樣舉止優雅談吐高尚得體──
  
  原來她叫Amber,Amber Gautier,原來是法國人、原來她大他五歲、原來她就是──鳳家幫鏡夜新找的鋼琴家教。
  
  
  怎麼會有這麼巧的事?
  儘管這是鏡夜自己心中認定的答案,卻遲遲不敢向對方詢問,畢竟這麼多年前的小事,誰還會記得呢?
  
  於是心中那股”欣賞”在長時間的醞釀之下漸漸變成一種喜歡,他喜歡看她彈琴,即使現在是他的家教時間也無所謂;他喜歡她的笑容、喜歡她的側臉、喜歡她那雙能道盡一切的雙瞳……他…喜歡她…
  
  也正因為喜歡,所以不可能不發現Amber她其實有男朋友。
  
  正確來說,茅島清人並沒有和Amber在一起,或許是她單相思也或許只是還沒在一起,但在鏡夜眼裡這卻是遲早的事。
  
  於是這段初戀就這麼埋藏在鏡夜心中。並不是不喜歡她了,而是因為太喜歡了,所以才選擇這麼做。
  
  
  直到,那位被譽為小提琴界神之子的茅島清人因為一場車禍而逝世──
  
  Amber曾說過,她之所以對鋼琴有著如此熱情,都是因為她想成為清人唯一的鋼琴伴奏,和他同台演出一直是她的夢想,正因為有這個夢想,她才能夠不斷精進。
  
  
  獲悉消息的那天,正好是家教的日子。
  鏡夜和她正在休息時間享用下午茶,彼此間還聊著最近生活狀況這種閒話家常的話題,但當他們看見那則新聞的當下卻安靜的連根針掉地上都能聽見。鏡夜悄悄轉頭看向Amber,發現她臉上還掛著剛剛的微笑,眼眶中卻早已充滿了淚水。
  
  鏡夜輕輕地握住她那冰冷呈現的雙手,此時此刻真不知該說些什麼,因為鳳鏡夜從來就不是個會安慰人的人,而這世上,也根本沒有人有那榮幸能讓他安慰。
  
  當Amber倏地抱住鏡夜而後用盡所有力氣痛哭失聲的時候,鳳鏡夜卻再次體認到對方永遠只當他是個孩子的事實,不就是因為自己像個小孩所以才能夠這樣哭泣麼?雖然就是如此沒錯,畢竟當時的自己也只快升國一了而已。
  
  
  意外發生之後的Amber請了一星期的假,聽說是全程參加了茅島清人的喪禮,但她再次來到鳳家的時候,鏡夜已無看見任何的悲傷顯現在她臉上。
  
  
  那段時間的Amber其實有種說不上來的詭異,時常在教課的休息時間自己一人留在鳳家的琴房彈琴。
  而那陣子的鏡夜卻是放心不下地在琴房外守護著她,她在彈琴的時候總會對著琴鍵笑得哀傷,彷彿那架琴就是她去世的愛人一般──
  
  那個笑容讓鏡夜直覺地認為不太對勁,但她在課堂上卻又恢復為平常的模樣,仍是那樣說說笑笑地就更讓鏡夜無從問起。但這個未曾出口的問題在之後卻讓鳳鏡夜懊悔不已,是直到──
  
  直到──Amber Gautier在自己家中浴缸裡割腕自殺開始。
  
  
  
  當時是芙裕美告訴鏡夜這件事的。
  鏡夜聽到這消息時愣了好一會兒,而後才詢問「那她在哪間醫院?」
  
  「她……她已經…」
  
  「……」
  
  也不用明確說出已經怎麼了,沒有住院的她,當然是已經──
  
  
  
  
  
  
  這是鳳鏡夜長這麼大以來,第一次覺得身邊似乎少了些什麼,少了那個他喜歡的人。
  直到現在鏡夜才明白,她在自己面前故作的堅強只是不願讓自己擔心罷了,或許還是因為以長輩自居的緣故吧。
  
  
  「你知道嗎,我偷學中提琴偷學很久了…」
  
  潔白的喪禮上,鳳鏡夜在她耳邊輕輕說道。
  
  「如果你的願望,是希望能替茅島清人伴奏,那我的願望就是,希望你能替我伴奏。」
  
  
  是啊,誰都沒想到堂堂鳳家三子曾經為了不會小提琴這件事而生了自己悶氣好一陣子。
  他有多希望和她相遇的關係是因為提琴和鋼琴,而不是鋼琴家教與學生。雖然不曉得這樣的相遇會不會有不同的結局,總之都會好上許多。
  但畢竟哀嘆絕不是鏡夜的作風,他馬上開始學琴,只是,他並不是選小提琴,因為想用小提琴超越茅島清人實在有點難度,於是他選擇一個有機會獨佔鰲頭得新領域──中提琴。
  
  
  自己做了這麼多努力,可如今,通通都白費了,通通都沒有必要了。
  
  
  中提琴理所當然地沒有再學習的動機了,那個動機已經永遠消失在這世上了。
  而鋼琴──完完全全的觸景傷情,唯一捨不得丟的原因是他總會想起Amber彈奏他家那架純白鋼琴的樣子,如果真有天堂真有天使的話,一定和她一般。
  
  
  
  美麗得,如同天使一般。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