真 實 惡 意

關於部落格
主題、徵人網誌在天空,COS速報往Tumblr,其餘請看About me
  • 123451

    累積人氣

  • 13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跡不二 / 忍不二】Adventism__Ch.21

 
  
  
  
  
  
  
  Section One_Fuji Syusuke.
  
  
  
  
  這個感冒遠比不二想像還來的嚴重多了。
  
  
  不二好不容易使出全身的力氣替自己量了次耳溫,三十八度九,看樣子還有得燒了。
  
  
  
  『你看你把小孩顧到發高燒!連課都不用去上了!』
  
  『是他自己要發燒的,誰知道他故意生病!』
  
  
  樓下傳來清晰的對罵聲,即使不二的意識已有丁點模糊,仍是聽得一清二楚。
  那對為人父母的,也不管說這種話對小孩會有什麼傷害,他們也不怕自己聽見似的…不二泛起一陣苦笑。
  真是太容易讓他們抓到把柄罵人了,可是,自己並不是超人,只要是人都會犯錯都會不小心…啊,不過就算自己作到百分百完美,他們也是有東西罵吧。
  
  
  『咳、咳咳咳──』
  
  啊─喉嚨好痛─可是沒辦法下去倒水…
  唉,你們不照顧病人就算了,但也不要干擾人休息吧?
  
  不二望向牆上的掛鐘,發現已快到放學時間,心想只要撐過這段時間等跡部過來照顧自己就好了,家裡有外人在的話長輩也沒不會一直吵架。原本懷抱著滿心喜悅但又想到今天是星期五,跡部固定和他父親聚餐的日子…一顆心又墜落下來。
  
  
  氣死我了…乾脆讓我病死吧──不二自暴自棄地想著。
  
  
  
  
  
  
  
  Section Two_Oshitari Yushi.
  
  
  
  探病要帶些什麼好呢~
  蘋果吧~
  
  
  忍足侑士提著裝滿水果的禮籃前往不二周助的家,走著走著卻莫名地感到開心,連自己都分不太清楚到底是要去野餐還是去探病。這種心情好得太詭異了。
  
  原本還想說來探望不二這事該如何向跡部報備,畢竟自己非親非故的要管也還管不到部長男朋友那,沒想到上完最後一堂課,忍足步出教室時就在門口遇見跡部。
  不,可能是跡部在等他才是。
  
  「本大爺今晚有事,你幫忙去探個病。」
  
  「啊?」忍足反應不及。
  
  「本大爺是說不二。」
  
  
  喔…喔喔…
  於是事情就這麼順理成章地成了,儘管忍足還不大清楚跡部為何要拜託他,但他想因為自己是唯一知道跡部與不二關系的人吧。
  
  
  在不二家門口按鈴等了一會兒之後,來應門的似乎是不二的母親,但看樣子像是要外出的模樣。
  
  『您好,我是不二外校的朋友,來探望他的。』
  忍足奉上自以為英俊瀟洒的笑容一枚,對於外人,這個笑容可是非常受用。
  
  『啊你好,我剛好要出門一下,不二那孩子在二樓房裡。』她給了忍足一個示意親切的微笑,順道將門開了請忍足入內,留下這句話沒多久就逕自離開家了。
  
  忍足還在納悶這阿姨的冷淡態度他還是初次撞見,真不是老王賣瓜,每個看見他的長輩可都是捉住他東問西問了好一番才肯放他走,怎麼今天這個這麼乾脆?
  嘛,可能趕時間吧…
  
  這個家安靜的如同個空屋,或許因為家人都不在的關係,但比起上次來訪,卻有點死氣沉沉的感覺。忍足打開不二的房間,第一道視線當然落在床上的人,臉色似乎又比上次來得通紅,虛弱地一直呼喘著氣。
  
  『不二?你還好吧?』
  
  忍足來到床沿輕聲說道,但不二的模樣像是無法接收外界的音訊,只是不舒服地緊蹙眉頭,看樣子連說話的力氣都沒有了。
  怎麼會病得這麼嚴重?忍足侑士開始感到無比的罪惡。將自己的手掌貼上他額頭,意料中的異常滾燙,忍足在床四周開始找尋溫度計的東西,等床鋪、桌面都找翻了之後才發現耳溫槍竟落在地板上。
  
  小心翼翼地替不二量完體溫之後的忍足開始覺得心疼,三十九度三,怎麼能讓不二那小小的身軀承受這種痛苦呢?同樣的高溫若在鳳或樺地身上量到,可能還生龍活虎的吧。
  
  『咳─』
  
  不二這聲咳倒是打破忍足那漫無邊際的假設,聽見咳嗽想當然得先拿杯水給病人才是。但與剛才溫度計的情形一般,整個房間內都看不見類似於水杯或是任何能夠讓人裝著水喝的東西,就更別提像是感冒藥、退熱貼那種東西了。
  
  
  這讓忍足感到不太對勁。
  
  
  『咳咳、咳…』
  
  『你是不是也沒吃藥?等我喔。』
  
  
  先不管這些的忍足侑士”咚咚咚”地衝下樓過了好一會兒又”砰砰砰”地跑上來,終於讓他找著感冒藥也順道煮了溫開水,他先將水和藥放至床邊的小桌上,看著虛弱的不二怎麼看都覺得不像是能自己爬起來吃藥的。
  
  『我扶你起來。』
  
  一腳先跨上床,將不二扶坐起來而後讓他靠在自己懷裡,拿著水杯挨近不二唇邊讓他先緩緩喝下一些。所謂坐懷不亂可能就是這種感覺吧,忍足苦笑著。
  沒想到不二連喝水都無法自己嚥下,倒入不二口中的溫水沿著嘴角全數流出,病患本人的意識好像不甚清楚…
  
  看著眼前那病得不清的人兒,忍足心裡那說不清道不明的情緒又驅使著他這麼做。
  
  『你不要生氣喔…』
  
  忍足將杯中溫水全數含入口中,輕撫著那因水滴而顯得嬌嫩欲滴的紅唇,即使只是餵食飲水,面對不二,卻又有幾點情不自禁──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