真 實 惡 意

關於部落格
主題、徵人網誌在天空,COS速報往Tumblr,其餘請看About me
  • 123451

    累積人氣

  • 13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2012新年賀【櫻蘭_鏡馨】堅持的事


  
  身為一個成長在現代社會的人類,總會有那麼一兩件堅持的事。
  
  
  由小到大、從自己到周遭人、親人到陌生人…總有些不能碰觸的地雷,或長久以來養成的習慣。
  而那件習慣,習慣久了就慢慢變成堅持。
  
  
  如同常陸院馨要求鳳鏡夜凡出席公開場合就必定穿上他所設計的服裝一樣。
  
  
  
   這兩人在櫻蘭學院就讀時期還是普通的學長學弟關係,但年長一歲的鳳鏡夜先從櫻蘭畢業之後改變了這項關系。鳳家三子的志向是商管理專業,於是高中畢業後立 即前往耶魯大學攻讀,而馨當時升上高三,男公關社並不因為成員們上了大學而有所停滯,須王財閥的公子依舊三不五時回來客串演出,只是,有一個人不見了。
  並沒有所謂誰先暗戀誰的問題,而是雙方同時都有這種感覺──遠在美國的鳳鏡夜對於以往社內那種鬧哄哄的景象並無特別依戀,但他卻常想起一個人,一個以往每天都能見到面的人。
  
  這種現象有點類似於人類與空氣一般,人類無時無刻生活在空氣之中,不會意識到空氣的重要性,不過一旦以前每天見面的人就這麼消失在自己眼裡,就如何都克制不了瘋狂的想念,原來,那個人對於自己,是如此地重要。
  
  
  
  這兩人決定在一起時讓社內的人心情五味雜陳,有驚訝的高興的祝賀的…卻也有難過的。
  
  
  常陸院光對於弟弟的這項決定非常不諒解,當時還生了幾天的悶氣,原因是說好了要一起就讀的英國皇家藝術學院卻被馨取消了自己的名額,因為他決定,要到美國念Art Center。
  為了鳳鏡夜。
  
  
  到底想怎樣還能怎麼樣,那個先墜入愛河的弟弟竟然就要和情人私奔了,把孤苦零丁的哥哥丟在地球的另一端…但還能對他說什麼呢?那個總替他人優先著想的弟弟,終於為了自己而跨出了第一步。
  
  常陸院光在電話另一頭悲鳴不止時突然回憶起這段往事。
  
  
  『嗚嗚…光你說…鏡夜他…嗚…真的很、很過分對不對?』
  
  『呃…嗯…』不知做何反應。
  
  
  
  
  將時間往前拉回五小時前,當時鳳鏡夜正著裝準備出席今晚的年末酒會,在今年的最後一天藉由舉辦宴會來感謝員工們對於公司的付出,是個極其重要的場合。
  
  從鏡夜和馨交往沒多久,主修服裝設計系的馨就開始幫自家戀人製作出席大場合的服裝,然後必定要求鏡夜穿上它,原因是,馨從不會也沒有那個機會參加什麼商業宴會,所以馨希望,鏡夜穿上自己設計的衣服,就像自己陪在他身邊一樣。
  
  這個慣例至今已經好幾年,鏡夜從來沒有婉拒過馨任何一次,除了今天。
  
  
  『所以他還是沒跟你說為什麼嗎?』光問道。
  『嗯…沒有…』
  
  
  當鏡夜說今晚想穿BrooksBrothers的西裝時馨其實驚訝又失落,但也只是問了一句為什麼。沒料到鏡夜的回答竟有顧左右而言他想轉移焦點的感覺,這就讓馨有點生氣了。
  每次吵架都是鏡夜讓他的,那種情形其實說是吵架並不恰當,正確來說應該只有馨一個人在發火,然後對方給的不斷包容。
  
  所以這次鏡夜那冷淡的態度讓馨傻了眼,交往至今這麼多年,他從來沒對他態度這麼差過,就連起床氣都沒對他發過。
  
  『可是我還是不知道,鏡夜為什麼不穿我的衣服啊…』馨又開始哽咽。
  『喔…先…先別哭啦…』
  
  
  
  五小時前,鳳鏡夜一氣之下就出了家門,應該是去宴會了吧…但是,今年,還會不會回家呢?
  
  
  鏡夜與馨之間除了穿衣服之外,還有一個堅持的點,就是每年的最後一天一直到明年的第一天,一定會待在一起。
  
  對於忙碌的兩人,這是一件多困難的事情,不過從開始交往到現在,卻從來沒失約過。
  剛開始只是個習慣,溫馨而甜蜜的習慣,但到了現在,卻變成一種堅持,更溫馨更甜蜜的堅持。
  
  
  常陸院馨結束和哥哥的通話後便倒上床,這兩天的工作都推掉了所以現在的他其實閒的可以,百般聊賴地望向牆面那木質框架的掛鐘,已經十點了…
   回想起以往這個時候,他們應該還在餐桌上享用著燭光晚餐,由馨下廚、鏡夜佈置餐桌,他們因為極少親自動手做家事,所以這頓晚餐總是得準備很久──但其實 晚餐時間會延遲這麼久的原因,是鏡夜手邊工作結束的極快,沒事就開始抱著正在下廚的馨搗亂,之後玩著玩著就玩出火來,難以收拾。
  然後他們終於吃完晚餐就會提著紅酒跑上陽台,等待著鏡夜為他準備的花火、等待著今年的結束,明年的到來──
  
  
  
  
  
  
  常陸院馨隱約聽到蟲迷鳥叫,緩緩地睜開雙眼後才發現昨晚就這麼睡著了,今天起床眼睛還感到些微種痛,一定是哭太久的關係…
  醒來後便覺得右手好像被什麼熱熱的東西牽制住,轉頭一看才發現,鏡夜不曉得何時回到家的,而且正睡在他旁邊,並握著他的右手──
  
  馨看著那張永遠都看不膩的俊臉,看著他那因疲勞而缺乏睡眠的眼周有著暗褐色的黑眼圈,天曉得他工作到底有多麼忙碌多麼辛苦,而他從未向自己抱怨過任何任何一句,從大學時期就是這樣,即使再忙再累,也還是堅持從康乃狄格飛來加利福尼亞找他─
  
  
  眼眶再度被淚水充斥,馨想說絕對不原諒昨晚鏡夜對於自己的態度,但心裡卻充滿著一股名叫鳳鏡夜的暖流。





<% END IF %>
作家的話:
真的不曉得該寫誰,本來想寫跡不二,但最後還是讓給鏡馨了XD


本文中的鏡夜堅持不穿馨的衣服出席宴會的原因,是他最近在搞一個和馨設計的服飾合作的企劃,但公司董事會那邊意見很多,一直針對鏡夜和馨是舊識,認為鏡夜被人情牽絆、判斷不周的這幾點,拼命阻攔這項企劃案。
所以鏡夜在推動這個案子之前,盡量避免讓董事們有任何機會可以攻擊囉:D

話說鏡馨他們超恩愛的,所以我之後可以開始虐了嗎。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