真 實 惡 意

關於部落格
主題、徵人網誌在天空,COS速報往Tumblr,其餘請看About me
  • 123451

    累積人氣

  • 13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鏡環】Vampirism_39


  
  
  原來自己情緒是這麼地緊繃。鳳鏡夜一直到環那天點醒了他才曉得。
  
  
  這個回憶他永遠不會忘記,但這兩年卻被擺在心中許久,不曾拿出來過。
  自從遇上了須王環,他生活的焦點就被移轉了。
  
  到現在回憶起那段日子,甚至覺得有點虛幻,不太真實。原本刻苦銘心的痛,至今不那麼疼了,只是那人懷念依舊…
  也許是須王環的出現,他才發現面對鋼琴,其實也沒那麼可怕,雖然那傢伙彈琴的樣子美得總讓他想流淚,總讓他想起她在琴前的樣子,但心境上,竟然從哀痛轉換為緬懷。
  
  單純的懷念,還有不捨。
  
  不再是一昧地痛定思痛責備自己的軟弱無能,而是打從心裡希望她能在另一個世界…和他過得快樂。
  
  
  這種轉變讓鏡夜感到不思議,這個死胡同自己鑽了兩年都還鑽不出來,但須王環卻用不了多久就把他拉了出來。
  鏡夜撇頭看向環已經打理好自己的衣物,現在正幫他的小熊穿上衣服。
  
  可能…還是因為環太智障了吧。
  
  剛才腦袋中浮起的可能性被一舉攻滅,一定是這個笨蛋太會惹事生非搞得自己氣得七竅生煙所以才沒時間想那麼多吧?
  好像是這樣。
  
  
  『幹嘛幫它穿衣服?』
  
  鳳鏡夜一把取走環手上的絲質藍緞帶,看著環在那邊綁了半天都解決不了的活兒,卻在鏡夜的巧手之下兩三下就完成了。
  
  環開心地拿起它的帝王熊舉高高地端倪了一番,『因為這樣才正式嘛!』原本習慣裸奔的身軀現在也穿得西裝筆挺,脖子上剛綁得緞帶更是漂亮的無懈可擊,果然主人是怎麼回事,東西也就怎麼樣嘛~完美!
  
  鏡夜在一旁看著眼前人兒捧著熊娃娃沾沾自喜地悠來晃去,忍不住手一伸地將那人攬進自己懷裡亂親了一把。
  
  『幹嘛、幹嘛?』環伸手推開鏡夜那不安分的唇,他絕不會忘記上次在鳳家所受的教訓,最近鏡夜要發情也太不看地點場合了!
  
  『我菸癮犯了。』
  
  那人不急不徐地說了這麼一句,不容拒絕地又堵上對方的唇,只是這一次都不比往常激情激烈地鬧到最後總得到床上解決,而是一個蜻蜓點水似的吻,但彷彿一種印記一種魔法儀式般。
  
  『我有點緊張。』鏡夜雙手摟上環的纖腰讓自己倚靠在他的肩膀上,用著清清淡淡地口吻述說著一種天塌下來就不可能發生的情況。
  
  環並不知道鏡夜到底在緊張什麼,但他當然曉得這件事的重大性──重大得讓那個堅強得不肯吐出一絲一毫軟弱的鳳鏡夜這麼說道。
  
  『啊──應該是我比較緊張吧。』環拍拍鏡夜後背,用著一種像是安慰人又像是自我漏氣的語氣說著:『因為之前都是我在出錯啊~』
  
  『呵,也是。』鏡夜靠在他頸項附近的薄唇笑了一聲,讓環安心了不少。
  
  
  
  
  
  
  這場演奏在櫻蘭校內似乎掀起一陣熱潮,無論是少爺還是千金,是社團的客人亦或是從未踏入男公關部的女同學都擠進了音樂廳。
  
  原本其實只在第三音樂教室演出的,只是音樂會的消息一傳十十傳百,搞到連理事長都出面向環表示希望他將表演場地移轉到音樂廳,因為他老人家也想參一腳。
  
  
  而序幕就在常陸院兄弟的開場中揭開了。
  
  作為開場的雙胞胎成功地將氣氛炒熱以後輪到的是Honey前輩與治斐,這對直笛組合在鏡夜的幫忙下看起來不是那麼慘澹,因為他找了交響團在後台伴奏。
  已道不清究竟是看門道還是看熱鬧的觀眾們也沒追究這麼多,畢竟後頭那交響樂團可是柏林愛樂來著的,來這一趟也算值回票價了。
  
  
  而最後引起一陣大小姐掌聲加尖叫的組合不出意外地,是須王環以及鳳鏡夜。
  
  男公關部長擅長鋼琴這點可能全校都略有所聞,但對於鳳家三子卻從未聽聞有過任何樂器專長,直到暗紅色的布幕拉起,鏡夜那認真演奏著提琴的側臉讓所有人忘了尖叫,也忘了震驚,一切彷彿渾然天成。
  
  
  「布拉姆斯降E大調中提琴奏鳴曲」
  
  曉得曲目由來的小姐們在演奏尚未開始前就議論紛紛著,這首布拉姆斯晚年的作品,頗有笑看年輕時的所有經歷一番,隱藏著這種含意,不曉得選曲者是無意還是有心?
  
  曲目末音落下,鏡夜和環接受著全堂如同掀頂般的掌聲及讚美,微笑著走進了後台,等到簾幕再次拉起,站在舞台中央的,只剩鳳鏡夜一人。
  
  眾人們以為是男公關社的對外社長要出場作個結尾與感謝,在他開口時,全場鴉雀無聲,靜靜地等待如預期中的話語。
  
  站在舞台中央,也是那架純白鋼琴的前方,鏡夜先是對觀眾露出罕見純淨的微笑,而後向貴賓們行了一個禮,緩緩地說道:
  
  『最後一首曲目,是我為各位帶來的鋼琴獨奏,德布西的,月光。』
  
  
  此話一出,鏡夜不用看都曉得,全場大概都嚇傻了眼,沒想到他會提琴又會鋼琴,尤其是男公關部的社員們,這件事他從未提及過,甚至他的周遭有一位堪稱鋼琴界奇才的存在,但他都只是默默地在一旁欣賞他彈琴的樣子,對於鋼琴,卻從來沒有碰過。
  
  
  『我將這首曲子,獻給──』
  鏡夜猛然覺得自己鼻頭有點酸,因為這句話他從未坦白不曾說過也再也沒有機會脫出口,雖然他即使坦白了一切也無法挽救些什麼,悲劇終究會發生,因為他不曾走進她的心。
  
  
  
  
  『獻給,我曾經愛過的人。』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