真 實 惡 意

關於部落格
主題、徵人網誌在天空,COS速報往Tumblr,其餘請看About me
  • 123451

    累積人氣

  • 13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111122鏡夜生日賀_鏡馨】Lonely Glory

 

 

生日這個時點對鏡夜而言,並不是什麼值得祝賀的事。

 

會邀請各路親朋好友來參加生日派對的人莫非覺得這種日子不該獨自度過,想借由浩大的聲勢來遮掩掉內心的寂寞,或者躲在喧囂的人群內才聽不見心中那股哀怨的嘆息。

自欺欺人。

無論如何都不會減少內心的孤寂,人多時更顯自己有多孤獨,狂歡後才發覺自己獨立依舊。那種想做些什麼來挽救目前現況但始終一無所獲的感覺,他鳳鏡夜全然不想感受。

 

 

其實自己並非從一開始就如此厭惡熱鬧的生日,至少在高中時期他倒很期待生日的到來。

並不是期待那個笨蛋死黨會給自己舉辦多盛大的慶生派對,也不期待在派對那天能為男公關部帶來多少周邊利益(好吧其實有一點),僅僅期盼,某人為自己準備的生日禮物。

 

即使知道禮物一定是他和哥哥一起準備的,鏡夜會自動忽略掉不重要的那個;即使曾有一年的禮物根本造成自己生活上的嚴重阻礙,也不曾有過想將之丟棄的念頭。

 

鏡夜拿起在床頭那個將自己起床時的陰暗表情做成鐘面的早安鬧鈴,再一次端詳著它臉部上那不耐的表情,原來在馨的眼裡是這樣子啊──

真不曉得那雙胞胎到底懷抱著什麼心態去訂製這個鬧鈴的,難道不覺得自己會在它第一次響起時就摔到地上讓它粉身碎骨嗎?起床氣的人看見自己被惡搞的臉,不更氣才怪!

 

但這鬧鈴至始至終還在床邊辛勤的勞動著,現在每天看見它的時候已經不再是無奈或者怒不可抑,而是回想起馨和光當初送禮時的憋笑表情。

看他們那表情就肯定有鬼,還指定這禮物一定要放在床邊,並且隔天早上再拆,說是驚喜感會比較強烈。這種逢場作戲的鬼話通常鳳鏡夜都不予理會,但連馨都這麼說了,那就聽他的話吧…

不曉得雙胞胎到底是押他會將禮物摔爛還是不會,但結果是鬧鐘仍然倖存,而且他們萬萬想不到的是,鳳鏡夜會這麼寶貝著。

 

他們送的禮物每一件都讓鏡夜非常寶貝,正確來說,因為是馨送的。

而後環每每看見自己的禮品被冷落至邊角,而雙胞胎的卻擺放在玻璃櫃內,總是怨聲連連,還邊嚷嚷著:「唉呀媽媽果然比較愛小孩啊~」

 

 

早就明瞭到自己對他的感情,這點,纖細如馨一定也曉得,只是根本不敢擅跨雷池。

 

他不想打破須王環的家族設定平衡,因為他沒有自信,沒有自信馨會是同樣地愛他。

 

說來可笑,鳳鏡夜是何等搶手的人物,儘管有點腹黑,但家財萬貫氣宇不凡加上一個就算是窮小子想求大姊姊包養都能不愁吃穿的臉蛋,怎麼還有未果的感情?

但這或許是天敵關係吧。如同貓對老鼠、螳螂對蟬一樣,多麼非凡的人物總會愛上一個視他條件為泥水的角色,或許對方與自己是同等地優秀,或許例如鳳鏡夜與常陸院馨。

 

 

放置口袋內的手機鈴聲響起,鏡夜在接起的前一秒才看到原來時間已經零點零分,才剛迎接生日,馬上就接到環的來電。

 

『生日快樂!!』

那個笨蛋在話筒的另一邊高聲喊道。奇怪日本那邊不是正中午用餐時間嗎?

 

『喔,謝謝。』鏡夜一邊拿遠手機不讓那邊的噪音汙染自己耳朵,一邊分神望著天上皎潔的月光,又想起某人的眼眸總像月亮一般明亮。『好了你趕快去吃飯吧!』言下之意是別吵了。

 

『喔喔媽媽!』環的語調顯得異常興奮,讓人不曉得今天到底是誰生日。『禮物應該等等就會到了!』

 

『等等收到?哪家貨運大半夜的還在──』餘光瞄到後來落地窗照映出的光線中多了一某黑色身影,幾乎是慣性動作地讓他轉身看看來者何人──

 

 

鏡夜其實從未在環那邊收過一件正常,或是讓他稱得上滿意的禮物。

不過這次,似乎要對那笨蛋改觀了。

 

『那傢伙說的禮物,該不會是你吧?』

 

鏡夜抬起頭來望著正提著大包小包的馨,嘴角不禁勾起一個幸福的弧度。

 

『我是來送禮物的,學長。』馨小心異異的將手上的大方盒放置空位上,再把紙袋輕輕放在草皮上。『這是環學長送的。』指著放在地上的各個大紙袋,依序的開始介紹:『這是崇學長、甜心學長、治斐,再來是光…』

 

如果這次再放手,是不是將永遠錯過?

鏡夜起身將身旁的學弟擁入懷裡,有多久沒有看見他了?自己又有多麼渴望這個擁抱?

 

『你呢?你打算送我什麼?』

能感覺到懷裡的人微微顫抖了下,表明至此已經回不到從前,回不到那個心照不宣但誰也不敢擅跨雷池的時候了。

可不可以,將你自己送給我?

 

『學、學長…』馨輕輕掙脫掉那環住自己的溫暖手臂,拉開了和眼前人的距離,微微揪起的雙眉似乎透露出主人的意願。

 

這一煞那真的讓鏡夜難過得想哭,結果,還是這樣嗎?

老天總是這麼殘忍,先給你一些希望,再狠狠將你踹入谷底。

鏡夜並無多理會身旁紙袋摩擦的聲響,只是默默坐回椅上望著無垠的天空,原來失戀就是這種感覺,不過至少不像某些少女就算被雙胞胎拒絕,還被捉弄一番。嘴角露出自嘲的笑容。

 

 

冰冷的頸脖突然被圍上溫暖的絨料,鏡夜仍舊不發一語的望向前方,任馨在背後用圍巾圍繞出花樣。

 

『這是我親手做給你的喔。』馨用著能夠催人入眠的溫柔聲調說道。『鏡夜學長在冬天總是穿不多呢,這邊的冬天又比日本冷多了吧。』用心地在那人的後頸將圍巾打了一個結,這是自己對他下的魔法。『脖子離心臟其實很近,希望這樣能溫暖到你的心。』

 

鏡夜轉身看向眼前的人,不甚了解他說的話所代表的含意。

 

『吶,鏡夜學長。』馨雙手圍繞上他的頸項,將彼此的距離拉近了許多,近的似乎要聽見心跳了。『生日快樂。』

 

輕輕柔柔小心異異的一吻印上鏡夜唇瓣,馨朦朧的眼神笑的傾國傾城。

鏡夜一時之間語塞了好久,只覺得眼眶熱熱的視線變得糊糊的。一把抓住這個可愛的學弟將他抱個滿懷,寵溺似地點吻起他的耳際,不知不覺,整張臉都笑開了。

馨難得聽見自家學長的笑聲,滿是好奇地想拉開對方看看那張笑顏。距離開了才讓鏡夜發現自己身上那條圍巾和馨的是同一款,感覺真的快要落淚。

 

 

這真的是鏡夜有史以來,過的最開心的一次生日。

身旁沒有煩人的傢伙,卻有可愛的戀人相陪。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