真 實 惡 意

關於部落格
主題、徵人網誌在天空,COS速報往Tumblr,其餘請看About me
  • 123451

    累積人氣

  • 13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1015忍足生日賀【忍不二】Alone

 
  
  
  
  『呃…怎麼只剩我們兩個?』
  
  
  冰帝的天才對著站在他面前,面色尷尬的青學天才如此問道。
  
  
  他忍足侑士雖然每年都過著被眾人玩弄在掌間的生日,不過像今年這種”冷淡”的慶祝方式好像還是頭一遭。隨著年紀的增長就連損友也結交的越多,每次生日不是被鬧得轟轟烈烈就是被整的悽悽慘慘,雖然感覺生日似乎成了自己的苦難日,不過這也挺熱鬧的…但今年是怎麼回事?
  
  一時無法適應。
  
  
  『嗯…不然打電話給他們?』
  不二有點猶豫地說著。果然這樣做太奇怪了吧!雖然不曉得為何跡部他們對自己笑的曖昧之後就突然人間蒸發了,剛才明明是一群人嚷嚷著叫跡部請吃法國菜的,怎麼轉眼間人全不見了?
  
  不二有點緊張,因為這是他第一次和忍足獨處。
  每次見面總是在遠遠地角落看著他,即使他與跡部的交情是如此要好但總找不到機會和他攀談──這倒也是讓不二覺得不可思議的地方,他都能和手塚成為好朋友了,那為什麼跟忍足就不行呢?
  
  
  『算了,別打了。』忍足見不二拿出手機撥號時出聲阻止,心想就算把那群人找回來也不見得會發生什麼好事,不如今年就安安靜靜地過吧。『就我們兩個吧,能陪我去逛逛嗎?』
  
  『啊…』真的嗎?不二有些懷疑自己的耳朵。『當然可以…』
  
  『太好了!』忍足開心地笑著,這還是不二第一次看見他有著這種表情。『那我們走吧!』
  
  
  恰巧今天正值周六假日,商場裡人山人海,擅於在人群裡鑽洞行走的忍足卻發現不二時常被擠得老遠,通常走幾步路就得回頭看看不二有沒有跟上他,可能是因為不二那種淡然的個性覺得讓別人先走也無所謂的關係吧…
  忍足無奈地笑了下,又走回不二的身旁,輕輕牽起他的手。
  
  『!』對於此舉的不二顯然是嚇了一跳,而後他抬頭看向忍足,滿臉的疑惑。
  
  『看來要牽著你才不會走丟哪。』忍足不自覺地迷人笑容看的不二一愣一愣地,可是說出來的話卻又十分地挖苦。『在人群裡不太容易找到你啊!』
  
  
  反正是在說我矮就是了!不二氣結。
  
  
  雖然感覺像是被揶揄了一般,不過被忍足牽在掌心的溫暖卻讓不二微微地笑著。以前看他打球時就覺得忍足的手很大、指節細長又漂亮地,現在被他牽著卻也發現他手上的繭不少,有網球繭…就連指腹上也有,應該是在學什麼樂器的緣故吧。
  那兩人就這麼牽著手逛了好大一圈,在邊走邊逛的過程中不二意外地發現忍足其實是個多才多藝的人,網球只是淺顯易見的一個優點,其實他指腹上的繭是來自於小提琴。
  
  『那改天有空拉給我聽吧?』不二望著餐桌對面那個笑的優雅的男人,這下了解為何忍足的氣質是如此特別,不同於一般體育健將,活躍卻又帶著點知性與神祕。
  
  『沒問題。』
  
  忍足看著不二笑笑地將餐盤上的牛肉切塊,然後送進口中,一副品嚐美食的幸福模樣甚是可愛,不過他突然想起一件事,難怪感覺今天一整天哪裡怪怪的。
  
  『不二,我問你哦。』忍足托著腮直盯著不二的眼底瞧,不放過絲毫的變化,因為他希望能知道真相。『你是不是喜歡跡部?』
  
  『你…為什麼這樣認為?』
  
  不二的表情暗了下來,好似聽到了什麼嚴重的噩耗一般。輕輕放下手中的餐具,拿起了酒杯灌下一大口的葡萄酒。
  
  『感覺吧…你和跡部走的太近了。』
  
  感覺?只因為走的太近?
  
  『因為我和跡部從小就認識了…』不二低著頭,聲如蚊蚋地說著:『現在又同班,當然走的近…而且你根本就沒有感覺到吧…』
  
  幼年的舊識加上同校同系又同班同社團,最好是能走的不近!
  
  
  『什麼?』感覺到什麼?
  
  『我喜歡的是你!』不二難過得眼眶都泛紅了,緊咬著下唇不讓聲線出賣他的情感。他起身來到忍足身旁,看著那張讓他迷戀多年的臉龐,緩緩地靠近──『從國中開始,一直都是…』
  
  輕輕印上那迷人的雙唇。
  
  
  
  
  
  
  
  
  
  
  
  
  
  ===*
  
  
  
  
  『靠!忍足侑士那智障!』
  
  向日岳人氣的恨不得將餐桌給掀了,現在的賠率可是一比五啊!
  
  
  『噓!你小聲點!小心被聽見!』冥戶一泉往向日頭上K去,豎起食指要他安靜一點,因為他們的包廂就在忍足與不二的隔壁,被發現就糟了!『我覺得還沒結束,事情沒那麼單純。』野性的直覺。
  
  
  原來這群損友當然不會錯過他們精心設計的這場”約會”,不二對忍足的心意其實不難發現,多留意就會察覺到,只是偏偏當事人就是個呆頭鵝,沒發現就算了,還這麼白目。
  
  
  『本大爺就說先告白的是不二,哼,準吧。』跡部優雅地拿起酒杯飲了一口。雖然忍足一直都沒表示什麼,但跡部看得出忍足對不二也有那個意思的,所以論告白只是順序先後的問題,只是忍足實在也太智障了些。
  
  
  『呀啊──跡部!!』慈郎忽然一聲尖叫地往跡部這兒跑來,拉著他一定要到前方來看看。
  
  『啊~皇天不負苦心人啊果然~』向日捧著雙頰一副春天到來的模樣。
  
  『真的是太好了呢,對吧學長?』鳳長太郎則是笑笑地表達了內心的喜悅。
  
  『啊、是啊…』冥戶心想忍足那小子還算是有點出息。
  
  
  『哼,這是當然的了。』
  
  跡部望著另一包廂正甜蜜熱吻著的新誕生情侶如此說道,理所當然的語氣卻沒發現就連自己的嘴角也不自覺上揚了許多。開玩笑,有他跡部景吾出面湊合的配對怎麼可能不成功呢?雖然他根本忽略了最重要的一個大前提──
  
  
  他們,根本相愛著。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