真 實 惡 意

關於部落格
主題、徵人網誌在天空,COS速報往Tumblr,其餘請看About me
  • 123451

    累積人氣

  • 13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104跡部生日賀【跡不二】Not In Routine.

 
  
  
  跡部開始回想,從去年的十月五號開始到今年的十月三號為止,有沒有什麼較不一樣的地方?
  
  
  所謂不一樣當然是指生活周遭的變化,自己外表華麗依舊的事實也就不用多提,只是跡部並不想過著如同自己外貌般英俊不變的生活,生活總是需要一些樂趣的嘛。
  每天早上起床,然後刷牙洗臉早餐進公司,例行早會公事公文審核企劃午餐,不定期開會公事公文審核企劃晚餐,偶爾冰帝聚會聊天小酌回家,再看看工作然後洗澡睡覺。
  
  
  
  是發生了什麼事?
  他跡部景吾的人生到底是從哪裡開始出了問題?
  跟他過著相同八九不離十生活模式的忍足侑士,怎麼不覺得他日子過得莫名煩躁?難道是工作量太少的關係?迎刃有餘?──默默地增加了那位總經理的負責項目兩樣,希望他日子可以過得”充實”一點。
  
  
  太扯太無聊太誇張了這種生活!
  一年年下來撇開十月四號,唯一一天這麼與眾不同的日子,因為是他跡部大爺的生日。雖然生日當天還是過著一成不便的行程只加晚上那場慶生派對,不過派對上的節目依舊只是談話聊天收禮物以及四處社交罷了。都是這麼地無趣乏味。
  
  
  
  
  『大壽星,你怎麼看起來心情很差?』
  
  忍足侑士手上拿著兩杯咖啡臂上夾著三份企劃案走了進來,全公司敢不敲門就這麼走進總裁辦公室的永遠只有那位從國中就結識至今的摯(損)友。
  
  
  『明天開始換你心情差。』跡部當然說不出「啊~日子好無聊~」這種孩子氣的抱怨話語,只是想著明天忍足那傢伙哭著踹開辦公室大門的情景會有多好笑有趣而已。『今天的賓客名單確定了吧?』
  
  
  『喔,在這。』忍足說實在心裡十分在意剛剛跡部所說的話,不過照目前情況似乎不便多做追問,只好先乖乖把賓客名單交出去。『先告訴你一聲,今天有位老朋友會來,不過他還不在名單上。』
  
  
  『為何?』
  
  
  『呃…因為他的身分有點特殊,明天才會到本公司上班,所以還不算本公司員工。』忍足喝了一口咖啡。繼續道:『非員工都須要邀請函才能參加的宴會,而你又沒發邀請卡給他…』
  
  
  跡部感覺忍足這傢伙講話不乾不脆地,使他有點不耐。『所以是…』
  
  
  『喔!GOD!』
  
  跡部話還沒問完就看到自家總經理膝蓋敲到茶桌然後打翻咖啡使得桌上文件泡湯無一倖免的畫面,開始懷疑當初決定找他當自己副手的這事到底是對是錯…
  
  
  
  
  
  
  跡部景吾盛大的慶生派對在晚間七點開始,全日本的政商名流通通出席了,所有人都想跟足以動搖世界經濟的跡部財閥攀上關係,尤其年少的財閥總裁又還未婚,使得許多名媛捉緊機會就黏在跡部身邊不走。
  要是照以往的性格,那些女孩兒不被他大爺轟得自尊全無才怪,不過時間果然會使人成長,進入商場後的跡部雖然高傲依舊,但做人處事卻圓滑了許多。
  
  慶生派對,說穿了根本只是一個借慶生為由,行社交及攀龍附鳳之實。這點跡部倒是看開了,因為這世界不就是這樣?權勢、金錢、地位…無聊至極!
  
  
  等派對結束都已經快接近午夜時分,轉眼間,今年的生日又快要過了。
  方才樓下那些賓客送的禮物已經請管家放置另一個房間去了,數量多得足以擺滿跡部宅邸的一間房,而且跑車遊艇那些當然不算在內。
  
  
  『啊…』
  跡部突然想起忍足剛剛跑來跟他說的話,說什麼他今年送的禮物等等一定要馬上拆開才行!不然就不是禮物了!什麼時效已過會讓自己後悔莫及這種話都出來了,好吧,只好過去拆禮物了。
  不過忍足侑士那死傢伙既然要買這種禮物,那為什麼剛剛不要直接交到我手裡就好?還要我去房間找…那混蛋…
  
  
  已經身心疲倦至極的跡部邊盤算著往後要如何惡整忍足邊來到那個放置禮物的房間,伸手不見五指的黑暗,為了預防一進門就先將禮物踩扁,所以只好站在門外先把房燈點開。
  
  
  明亮的燈火瞬間點亮整個房間,不過眼前的驚奇,卻讓跡部完傻在了原地。
  
  
  『Happy birthday to you~Happy birthday to you~Happy birthday Dear Atobe~』
  
  
  
  一股清亮的桑音柔柔唱著生日快樂歌,跡部看著不二周助拿著點燃著蠟燭的一個六吋小蛋糕朝他緩緩走來,臉上笑容溫和地就像天使一般。這種溫馨純樸的感覺似乎從未有過。
  
  『Happy birthday to you~』不二看著跡部如此驚嚇的表情就得知自己成功了,果然給了他一個驚喜。『生日快樂,吹蠟燭吧。』
  完全不明所以的跡部被不二哄著先將蠟燭吹熄了之後指著四周問道:『那些…都是你弄的?』
  
  
  『是哦。』
  
  
  跡部走向最近的一面牆,上面貼滿了自己國中的照片,無論是在校園內或者在球場上,最多的是在球賽的時候…那些照片的邊角都已泛黃…再下一面牆則是高中及大學的自己,連校刊上的報導剪輯都有…之後的牆則是出社會後的自己…
  
  
  『我想你的生活一定既忙亂卻又無聊乏味,所以我幫你把你生活精彩的部分記錄了下來。』
  不二看著跡部專注地望著牆上的照片及文字記錄久久不語,尤其在國中時代的那一面牆。
  
  
  『國三,關東大賽,第一次相遇…』跡部看著其中一張照片,是那年冰帝和青學在關東大賽碰頭的時候,他坐在休息台上的側影。『國三,練習訓練,第二次相遇…』這張則是賽外和青學進行集訓時的照片,和向日閒聊時的側拍……視線緩緩從牆上的照片移轉到眼前的人兒,為什麼…
  
  
   『人啊,有時候是需要回憶來填充自己心靈的。』不二似乎了解跡部開口想問些什麼,卻搶在他之前說了出口。『前段日子,我也過了好幾年無聊乏味的生活,但 都是為了我的願望。』不二慢慢牽起跡部的手,看著與之交握的雙手微微笑了起來。『我把我的回憶都貼在了牆上,只因為我希望能跟你製造新的。』
  
  
  那些泛黃的、老舊的照片,都訴說著我對你的思念。
  是如此珍貴的回憶、強烈的意念。
  
  
  
  『所以,老闆。』不二吐吐舌頭,像是犯錯的小孩撒著嬌要長輩原諒一般。『明天開始請多指教了哪。』
  
  
  
  手心,傳來暖暖的溫度──







作家的話:
今年拼死拼活也要寫跡部的生日賀文!!!
已經有多少年沒有寫了呢?!
抱歉故事張力非常薄弱,因為我是隨想隨寫的...

這個故事舞台是在25歲左右,大家都長大成人出社會了,難得寫這麼孩子氣的跡部XD
不二從國中時期就傾心於跡部,只是一直沒有機會接近他...為了進跡部財團工作而努力向上,終於爭取到一個職位可以待在跡部身邊。
牆上那些國中照片是偷拍的,之後的則是搜集來的。

其實忍足跟不二在很早之前就有聯絡了,只是沒告訴跡部罷了XD


溫馨感人的生日~希望大家喜歡:)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