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主題、徵人網誌在天空,COS速報往Tumblr,其餘請看About me
  • 125411

    累積人氣

  • 3

    今日人氣

    74

    追蹤人氣

(AF/OF) Adventism__Ch.15

 


  
  
  
  Section_Oshitari Yushi.
  
  
  
  
  那天傍晚,在部室裡的場景實在過於震撼,以至於讓忍足時不時都會想起,而且連作夢都會夢到。
  
  
  他雖知道男人跟男人之間一樣能夠做愛的,也知道不二其實和跡部正在交往。無論是前幾次在校園內碰見兩人在樹蔭下的親吻與擁抱,還是不二總在校舍另一端遠望著跡部練球的表情,那種充滿戀慕卻夾雜些抑鬱的眼神──這些總讓忍足難以忘懷,只是更更衝擊的是,他們歡愛的場面。
  
  
   忍足從不曉得一個男人也能變得這麼性感且甜美誘人,經由挑逗愛撫後所發出的聲聲喘息嬌吟得讓人心疼卻又燃起給予溫柔暴力的念頭。那天忍足站在窗外看走了 神,雙腳如同在地上生了根般地難以移動。跡部將不二抵在衣櫃上用站立位進入他的身體,不二雙手緊緊攀附在跡部肩頭上,起初眉頭深皺的模樣看似隱忍著痛楚, 而後攻方漸漸加快的動作也加深了他的喘息,原本只是輕哼傾瀉而出的低吟開始轉化為一連串模糊曖昧的單音,時不時呼喚著跡部的名字急欲地想把自己的唇獻上給 對方。
  那讓他一次又一次用溫柔甜美的聲音呼喊的名字,深深喊進忍足心裡。
  
  
  「KEI…」
  
  
  他喊他KEI。
  
  
  忍足真的不曉得那個高傲如同天神般的跡部景吾怎麼肯讓人這麼叫他,就連自己這個號稱全冰帝、不,可能是全世界跟他最要好的朋友都不被允許叫他景吾了,為什麼不二可以直接喚他為「景」?
  或許他倆的感情已經好到能讓那個神願意放下身段,給了他的愛人一個獨一無二的專利吧。
  
  
  越想越覺得心頭發緊得很,好像是胃還是哪邊的器官總覺得酸澀難耐。
  已經不記得那天是哪時候離開冰帝的了,當然球具連同運動衣也沒得帶回來,收獲似乎只有心情不爽這情緒。
  這件事一直在忍足心頭揮之不去,直到過幾天部活練球時看到跡部一副春風得意舒爽的神情更讓忍足覺得萬般不舒服,雖然不曉得他是為了什麼而且又是憑什麼覺得不舒服,不清楚不知道,但就是感覺不好。
  
  
  
  『你這副死樣子是怎麼回事?』
  
  跡部站在觀眾席的位置上對著忍足說著。忍足抬頭看了一眼,因為逆光所以看不清對方的神色,但就發言的語氣聽來想必部長不耐地想要好好操練自己的隊員。
  
  
  『我不太舒服。』而且是看到你就覺得不舒服。後面這句當然不敢講。
  
  『你昨天玩到沒睡嗎?』想也知道跡部指的”玩”應該是指和女人在玩的遊戲。『算了,去休息吧。』
  
  
  『咦?』
  忍足不曉得是不是自己耳朵出了問題,那個以嚴厲出名的部長竟然容許自己下場休息?心情會不會好到太誇張了啊!
  
  
  『對了,幫本大爺個忙,你等會兒會去游泳吧?』跡部叫住正在收拾球具的忍足。
  
  『你今天不游嗎?』
  一星期總會固定有那麼一兩天在部活結束之後跑去游池,在球場上揮灑完汗水之後再全身浸到水裡漂浮游動著的感覺非常愜意。忍足和跡部算是泳池的固定常客,尤其在傍晚這種學生們都回家了的時候。
  
  
  『不,等等得到公司一趟。』跡部走到忍足面前,說話的音量卻突然縮小的許多。『如果晚點青學的不二過來的話,叫他直接到本大爺家吧。』
  
  突然聽見跡部這麼吩咐的忍足瞪大了雙眼,他一直認為跡不二戀好像雙方都沒有想讓第三人知道的意思,忍足要不是之前親眼目睹過親熱場景不然可能到畢業之前也不會發現這事,但現在跡部卻直接告訴了他!
  
  
  到底是怎麼回事?跡部打算公開他和不二的關係?或者只是覺得讓自己知道其實無所謂?還有他剛剛那話的意思是…?
  
  『不二周助?』忍足裝出一副費解的模樣看看能不能從跡部口裡套出些什麼資訊,聽他本人親口說出總是能夠當場調侃人家一番的,這多好玩。顯然這叫借題發揮。
  重點是好想知道跡部到底是怎麼和那個美少年勾搭上線的。
  
  『對啦!』跡部一副看智障的表情望向忍足,看他那表情感覺不耐煩情緒已快達到頂標,忍足也就識趣地不再追問下去。
  
  
  
  所以等等不二,會過來是麼──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