真 實 惡 意

關於部落格
主題、徵人網誌在天空,COS速報往Tumblr,其餘請看About me
  • 123451

    累積人氣

  • 13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櫻蘭_鏡環】Vampirism_29

 

 

    徹夜未眠。

 

    鳳鏡夜不斷地回想起在飯店裡和環起衝突的場景,他們認識這麼久了,雖然吵架鬥鬥嘴是常有的事,但這種雙方面的爭吵,還是第一次。相識幾年的時間,他第一次看見須王環掉眼淚,不是因為無聊的事情矯揉造作地演戲,更不是因為為了博取公關社客人好感而使用人工淚液…是真真正正,因為情感而落下的淚珠。清澈,讓人憐惜不已、豆大的淚水──

 

    宴會當晚,鳳鏡夜看著須王環奔離自己的視線,明明自己是有辦法拉住他的,明明可以追根究柢地問他到底發生了什麼事,明明可以挽留住他的…為什麼當時卻動不了手,只能看著他離開的背影?

    心虛嗎?是因為心虛?

    因為不久前的自己還在與其他女人摟摟抱抱?難道他看見了?自己和齋藤若莕……

 

    『那我也可以管你要跟誰發生關係嗎?!』

    『我不是你的誰,那你又是我的誰?』

 

    是,沒錯。我的確不能管你要和誰發生關係,因為,我不是你的誰,而你…也不是我的誰。鳳鏡夜不禁冷哼出聲,隻手捂住自己些為發酸的雙眼。這個問題,在環說出來之前,自己竟然從未思考過。

 

    為什麼?為什麼在自己看見環與其他男人親熱的自己會如此地怒不可止?

    雖然可以確信的一點就是,從他們相遇到自己認定對須王環的友情之後,只要他幹出任何傻事,自己都會出面處理…

 

    那張淚眼汪汪的俊美臉龐不斷地在眼前浮現。

 

 

    自己房內那偌大的落地窗很少在這個時候拉開簾幕,晚睡晚起一向是鳳鏡夜的生活習慣,為了遮蔽陽光,所以通常窗簾都是拉上的。

    上午八點五十分。鳳鏡夜仍穿著出席宴會的那套西裝,手上拎著的是一杯酒精濃度不低的葡萄酒。這種酒他喝不醉的,單純是為了想追求點微醺的感覺,是逃避卻同時逼迫著自己面對現實。

 

 

    昨晚的社交宴會,自從環離開了之後,鏡夜發現他也待不下去了,無論齋藤若莕或是其他以前有過關係的女人怎麼挽留自己,他都想馬上離開那個地方。鏡夜覺得自己的整個心像是被懸吊在半空中,到底要怎麼做才能夠放下它呢?

 

    『備車,我等等要去須王家一趟。』鏡夜按下屋內通訊鈴對管家說道。那個笨蛋,在這種時間應該也已經起床了吧…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