真 實 惡 意

關於部落格
主題、徵人網誌在天空,COS速報往Tumblr,其餘請看About me
  • 123451

    累積人氣

  • 13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AF/OF) Adventism__Ch.9

 


 

 

 

Section One_Oshitari Yushi.

 

 

正當忍足看見不二那略為驚訝的表情時,反倒心情覺得些許良好。

 

 

翹掉網球部活的忍足侑士(冰帝國中部三年H)從放學後沒多久就坐在這兒等待某人的出現。雖然並不準確了解對方何時或是到底會不會出現,但就地點上來說應該沒有變化。

這裡是一個能夠眺望網球場的教學樓穿堂,因為冰帝校內的山坡地形而讓這個地方視野廣闊,這還是今天忍足坐在這兒的階梯上仔細看了一會兒風景才發現的。從這離網球場又有一大段距離,估計認真練球的社員,還有常在小睡的慈郎,都不會將注意放在這裡…

 

 

『你……翹掉練習?』不二周助(青春學園三年不曉得哪一班)在忍足所坐階梯的另一角坐下,明明是帶著有點擔心的語氣詢問著,不過臉上卻露出令人費解的微笑。

 

令人費解啊~

 

忍足對著不二跟著笑了一會兒,兩眼直盯著他彎腰坐上階梯的動作。稍微認真看了下才發現不二的皮膚質好又白皙,但不是弱不禁風的那型。

山坡上突然來了陣強風,把不二的襯衫衣領吹歪了,然後忍足在一群藍的跟褐的髮絲中間看到那個突兀的紅點。

在白皙皮膚上顯得特別突兀的,吻痕。

 

 

『是翹掉了…反正沒差。』忍足沒由地感覺不太舒爽。會把草莓種在那種若隱若現的地方還真是需要經過用心的觀察,如果沒有這陣風,我看那個吻痕要把衣服脫掉才會看見。『你呢?青學這麼少練習?』

 

『我們通常都在早上練,下午偶爾。』不二給了忍足一個天使般完美地笑容,而後又轉頭看向遠方的球場。

 

 

是跡部,對吧?

忍足在心裡默默想著,因為這種事怎麼可能問出口,即使他真的很想說出口。想再看看那個據說臨危總是不亂的天才會有什麼反應吧。哎自己真是幼稚。

 

 

風持續吹拂,但由強轉弱成為清爽的微風,卻依舊能夠引領秀髮輕舞。

 

 

『不二。』忍足轉身面向著他。莫名自信地猜想著對方應該沒有拒絕的理由。『我有個忙想請你幫忙。』

 

 

 

 

 

 

 

 

Section Two_Fuji Syusuke.

 

 

『咦?幫忙?』聽到關鍵的兩個字讓不二眼睛都亮了起來,是說冰帝的天才應該樣樣都行吧?哪裡需要幫忙呢?啊、該不會是想追青學的女孩子吧。

 

跟忍足在冰帝見過兩次面,而在這兩次,跟在忍足身旁的女孩都是不同的人。天才不二由此推斷,忍足應該就是那種玩世不恭的多情少爺吧。看起來像是那回事,感覺起來也像是那回事。

 

 

『要幫什麼呢?』不過既然是同校的學生,那個忍足有興趣的女孩是一定要給她一些良心的建議啦,男方這邊的。

 

 

『很簡單哦。』忍足用著他好聽的聲線說著,不知為何感覺有著不同以往的吸引力。不二看著忍足緩緩移動著身子往自己這邊靠近,於是身體也起了反應在慢慢往後退,直到靠上梁柱。

 

那張與手塚有些相似的臉龐逐漸在視野裡放大,這麼仔細一看才發現兩者之間的差異其實很大,無論就長相或是氣質還是臉上掛的那副眼鏡,都不一樣。

 

 

不二看著忍足靠得自己也太近了一點,可是已經沒有退路了,東想西想對方究竟要幹嘛的下一秒,唇卻被輕輕抵住了。

 

 

一個輕輕柔柔,不帶任何慾望,意味不明的吻。

 

 

『欸?』不二睜大雙眼盯著忍足瞧,等到快把他瞧出一個洞來了還是不見對方有想開口解釋的意思,只好自己問。『你是什麼意思?』

 

『唉,其實我最近啊~』忍足又回復到他原本輕浮的語氣,好似在說些今天天氣如何諸如此類無關痛癢的話題。『還滿好奇跟男人接吻的感覺的。』

 

『哈啊?』啊?他說什麼?『所以這就是要我幫的忙?』

 

『嗯~』忍足頭邊點著邊答道,但看上去還是一副疑惑樣。

 

 

不二並不清楚忍足為何會有這種疑問,只是單純地覺得他只是純粹好奇吧。畢竟女人碰多的可能也會好奇一下的?應該吧。

但卻換倒是不二在疑惑自己是不是能夠接受任何人的吻,因為剛剛忍足吻他並不讓他覺得排斥,只是覺得有點莫名其妙,有點嚇到了而已。

 

『那、』不二歪著頭朝上望著忍足的臉,心想這種適合接吻的角度真的很不妙啊…『找到答案了嗎?』

 

『好像…還沒耶……』忍足看似有些不好意思地笑著,頭也跟著不二歪向一邊。『再幫我一次吧?』

 

心裡還來不及多想些什麼的不二再次被吻住,只是這次的吻跟剛剛的不同,不是蜻蜓點水地馬上離開,而是帶有些情慾味道的吸吮與纏綿…

『唔…』不二不自覺地發出聲響,還是第一次與跡部以外的男人有這類親吻。不同的氣味還有不用的接吻方式,都讓不二覺得新奇。而且忍足這傢伙不曉得是君子風度還是太對自己放心了,放自己雙手自由就不怕我揍他麼?

 

 

『我想…』忍足侑士並沒得寸進尺多吃豆腐,不到十秒的親吻過後唇一離開不二的就開口說道:『我找到答案了。』

 

不二看著忍足露出一個複雜的微笑,這是什麼情況到底發生了什麼事?一切都感到費解。

 

令人費解啊…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