真 實 惡 意

關於部落格
主題、徵人網誌在天空,COS速報往Tumblr,其餘請看About me
  • 123451

    累積人氣

  • 13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櫻蘭_鏡環】Vampirism_27







       『鏡夜君,你有看到環嗎?』
  
  
  在鳳鏡夜與須王集團的總裁聊了好一會兒之後,忽然被這麼問了一句。
  
  
  『嗯…』我才想問你他跑到哪裡去了咧!鏡夜OS。『我今天也還沒看見他,以為他會跟須王先生一起行動的。』話邊說著邊往四周張望了一會兒,真的沒看見那抹金色蹤跡。
  
  『這樣啊,若等等鏡夜君有看到那個笨蛋,請幫我照顧一下吧。』這位笨蛋的父親第一次用這麼穩重的口吻談到這件事。『那小子在學校也很亂來吧,還好有鏡夜君在。』須王單手拍上鏡夜肩頭,表示長久以來的感謝與信任。
  
  『不…』鳳鏡夜突然有種其實須王先生都了解一切背景的感覺。包括自己一開始是為了什麼而這麼照顧環,或在相識過後的種種一切,自己又是為何讓環那麼佔盡風光…搞不好,他都曉得。『就某種程面來說,我也受他許多照顧。』
  
  
  鳳鏡夜朝著須王爸爸笑了笑,就連自己都搞不清楚,這麼笑容的真實度究竟佔了幾分。或許,自己還挺慶幸能與環相遇的吧,或許。如果那傢伙不要這麼會找麻煩的話就更好了。
  
  完成今晚主要的社交任務之後,鏡夜開始在大廳內尋找環的身影。不曉得為何,內心竟感到有一丁點的著急與不安,可能怕那笨蛋又幹出什麼白癡事來了吧?他應該知道不能讓自己喝醉吧?
  
  
  
  ----------------
  
  
  
  
  
  
  
  『咦?你也是法國人?』
  
  
  遠在飯店頂樓的景觀酒吧內,環睜著閃亮的紫眸這麼問著坐在他隔壁的男子。那位男子有著金褐色的俐落短髮,說著一口流利的日語,從他一副休閒的穿著看來,應該是飯店的房客。
  
  
  『嗯,法日混血哦。』男子拎起酒杯又輕沾了一口,長長的睫毛跟他的髮色相同。環從側面看著他不禁看得入迷。原來法日混血兒都會長得跟我一樣帥嗎…
  
  『我也是哦,法日混血…』環趴在吧台上看著那男子,開始覺得眼皮有點沉重,感覺昏昏欲睡。『那你爸媽呢?跟你住一起嗎?』
  
  『對,他們在法國。』男子拖著腮,細細端倪著他眼前的美人,是因為酒精作祟嗎?為什麼感覺對方有著獨特的魅力正吸引著自己?『我現在,是來日本玩的…』臉頰偏向45度後慢慢壓上環,吻著他那水潤的唇,清清淡淡地吻。
  
  
  
  『為什麼吻我呢?』環將自己從吧檯撐起,這個吻並不讓他生氣,只是讓他感到好奇。『你喜歡我嗎?』為什麼人們可以這麼隨便地跟另一個人親吻呢?環開始搞不懂親吻的意義。
  
  『你覺得呢…』男子單手輕撫著環的臉頰,再一次欺身吻向他:『…要不要跟我…回房?』
  
  
  
  『抱歉,他已經醉了。』
  清冷的聲線突然插入對話中。
  
  鳳鏡夜站在兩人身後,他們前面的談話內容是沒聽見,他一進酒吧就看到那男的在親環,一靠近他們就聽到最後一句關鍵話語。須王環那個笨蛋讓自己從一樓大廳一路找找找找到頂樓來,幸好他想起環可能想看個夜景之類的,不然晚一點就被外國人拐進房裡了!
  
  
  『Petit ami?』男子一臉莫名地看著鳳鏡夜再一臉莫名地問問須王環,環有點茫然地望著看似已經動到肝火的鏡夜下意識回了一句:『Non…』不是,他不是我的男朋友…
  
  『你已經喝醉了,我帶你回房。』鳳鏡夜粗暴地拉起須王環的手腕,絲毫沒有理會第三者的意思。他忽然意識到自己是真的很生氣,是因為氣這個笨蛋差點被人拐走嗎?還是…
  
  
  
  
  『很痛、放開我啦!』
  環在被強行拉到電梯間的時候終於掙脫對方的掌控,他左手輕揉著方才被抓住的右手,無力地靠在牆邊看著鏡夜。
  
  
  『你剛剛差點被拐上床了你知不知道?!』鳳鏡夜也終於忍不住朝向環大吼,單手往環身後的牆上一拍,將對方固定在自己的領域裡。『你知不知道你每次喝醉意識都很混淆?』
  
  
  環根本不想也不敢望向對方,那一定是張極其憤怒的臉,雖然他搞不清對方為何生氣。『那又關你什麼事…』環聲如蚊蚋地道。『而且我喝醉了也知道自己在幹嘛。』
  
  環緊咬著下唇,淚水不爭氣地慢慢滑落。其實他一點都沒有想哭的意思,只是覺得…非常難過。
  
  
  『關我什麼事…』鏡夜忍不住哼笑出聲。『對,跟我是沒什麼關係。』他很確信環那個白目一定是喝醉了,不然講這麼瘋言瘋語的話自己早就出手揍他。『那誰可以管你?你爸媽?志摩婆婆夠權限嗎?』
  
  『那我也可以管你要跟誰發生關係嗎?!』環抬頭,用著水汪汪的淚眼怒瞪著鏡夜。『我不是你的誰,那你又是我的誰?』
  
  
  環推開鏡夜的束縛,無論對方再怎麼拉住他的手都被用力甩開。
  
  
  『環!』鳳鏡夜看著環跑離自己的速度,還有剛剛他掙脫自己的力道,這下才相信他是真的沒醉。
  剛剛被推開的胸膛開始隱隱作痛著。
  
  
  
  
  亂了,一切都亂了…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