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主題、徵人網誌在天空,COS速報往Tumblr,其餘請看About me
  • 125348

    累積人氣

  • 1

    今日人氣

    74

    追蹤人氣

(AF/OF) Adventism__Ch.7

 




 

Section_Oshitari Yushi.

 

 

 

『今晚還是算了吧,抱歉。』

 

 

忍足撥開她原本勾著他的手,兩人恰巧站在路燈的燈光下,氣氛正由上頭瞬間凝結了下來。

 

『怎麼了嗎?』原本該與他一夜春宵的女孩貼心地問,可見不是那種死纏爛打的類型。恰好適合忍足這種玩樂人間的性格。

 

互不干預彼此太多,只是純粹肉體上的玩伴,享受心靈上的短暫娛樂。

 

『嗯…只是…』忍足吃吃嗚嗚地說不出個所以然…『突然沒"性致"了吧。』

『不是吧,看你平常都這麼"忙"。』

『哈哈還好而已吧~』

『那你親我一下,算是你浪費我時間的賠罪。』女孩朝她那塗滿唇蜜的紅唇指了指。

『什麼浪費時間,我還留點時間讓妳等會兒回去好好K書耶…』

 

 

幸好對方也屬於好打發的類型。忍足在揮手跟她道再見時這麼想。

什麼突然沒了性致其實也不是真的不想,但雖不中亦不遠矣。其實是自從剛剛和不二分開以後,滿腦子浮現的都是不二周助那張臉,他面對球場望向跡部的表情。那是要他怎樣抱著這種心情跟其他女孩上床啊!

 

太詭異、太詭異太詭異太詭異了!!!

雖然並不是對不二有那方面的"性"趣,但忍足實在不敢保證在做的過程中不會再想起不二周助這個人。

 

 

不敢保證。

應該是說他反倒能保證一定想起。

不過光想就起了一身雞皮疙瘩。

 

難得一個人回家的夜晚,正好在路上一直思考著一個問題。打開自己租用的套房,十幾坪的空間不大不小一個人住剛剛好,但卻硬是擺了張雙人床。

 

因為我是不甘孤獨的人吧。忍足將書包甩上床,轉身朝冰箱走去,隨手取了一瓶啤酒,開瓶的聲音在密閉的空間有了奇異的迴響。

『可是我卻偏偏寂寞的要死。』自言自語不曉得是說給誰聽,應該是給自己吧。

 

他猜想,自己會這麼在意不二周助,是因為感覺到他有著和他相同的氛圍吧。

孤獨、寂寞、無助…以及對這世界一切的不信任。

 

忍足並不曉得怎麼會這樣認為不二,可能有點所謂物以類聚的感覺吧,同類相互吸引?

不…受吸引的可只有忍足侑士而已。

重點是,那個天才不二周助,為何會透露出那種氣息?既然被譽為天才、既然身邊有跡部陪伴、既然聽說樣樣都表現傑出的他?

 

或許就是因為那三點的結合吧…忍足將所剩不多的啤酒一飲灌盡,將鋁罐壓扁之後預備投入三公尺外的資源回收桶內。

 

『進籃得分!』

 

也真夠無聊的自己……轉身倚靠在餐桌上,看向那張雙人床,突然開始數起總共有多少女孩曾經在那上頭跟他睡過。其實正確數目他老早忘了,因為這個遊戲他玩得太久,可能連對象都記不清了。

重點是,他還要玩多久?他並不曉得,而且目前也沒打算停止。

就如同窗邊擺的那張空白畫布一般,還要多久他才能畫完?同樣無解,而且目前也沒想開始畫的打算。

 

這讓他想起當初離開家的原因。

要說"想起"這個字或許不太適當,因為他從沒忘記過。

 

從沒忘記過在家中生活裡每一場的爭吵,從雙親本身的關係,之後吵到小孩對於未來的出路、人生的態度…有哪件事沒有大吼大叫過、沒有互相推拖過的,這倒是滿難找的。是該聽媽媽的話往藝術界發展,還是該聽爸爸的話往法律界發展?

自己是滿愛畫畫的沒錯,不過並不想以此維生。對法律也滿有興趣的,好想幫犯罪集團鑽法律漏洞脫罪,但這道德上根本就犯法了嘛!

忍足很不想將責任推託到父母身上,雖然他也不想承認他是有樣學樣,但真的是有很大的影響。對於從小看著雙親外遇不斷的自己而言,愛情到底是什麼?婚姻又是用來約束什麼的?

 

怎麼還不離婚哪你們!!!!!!!

一個藝大教授,一個法學界知名學家,當初到底是怎麼搞上的真的讓忍足超級想知道。

不是一般跳tone的組合。

 

當兩方結合帶來的只有不信任及背叛與爭吵,而從小目睹這一切的自己,還該信任些什麼?

 

 

『所以我才這麼害怕愛人麼…』

忍足將自己甩上床,絕不算矮的身高橫躺在大大地雙人床上還顯得綽綽有餘。瞧著灰色的天花板打著昏暗的燈光,好似一池潭水。雖然大多數的時候並不是只有自己在看著它,但無論何時,每次看向天花板都提醒著自己:不要再這麼遊戲下去,還有,自己喜歡躺在身旁的那個人嗎?

 

答案當然都是否定的。提醒當然也沒起任何作用。

因為,忍足覺得這輩子,可能不會愛上任何人了,所以他乾脆選擇遊戲人間。換過一個又一個的伴侶,讓他更不能確定神在創造他的時候是否忘記給了他"愛"這種感情?

 

不過能確定的是,孤獨,似乎對他特別有好感。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