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主題、徵人網誌在天空,COS速報往Tumblr,其餘請看About me
  • 125348

    累積人氣

  • 1

    今日人氣

    74

    追蹤人氣

【鏡環】Vampirism_22

  
  
  
  一路被拉著手腕的環來到一個琴房。那是一間十分寬敞且光明透亮的房間。
  曾經有一次,環趁著鏡夜埋頭於文案之時,把人家家裡當成陌生的皇宮探險了起來。當然自己是被綁架的王子,礙於溫和的性格而無法掙脫犯人的手掌,雖然是乖乖待在了這仿如城堡的牢籠之中,卻仍不懈於找尋逃脫之路──這完全是須王 環的腦內劇場。
  
  在他邊演邊跳的同時發現了這個如同溫室般明亮的房間,當時還開玩笑地要求鏡夜在裡頭擺上一架白色鋼琴,果不其然被主人一句「我又不彈琴。」而否決了。
  環當時還在他身後小聲滴咕著鏡夜的小氣,反正這一整層樓都是他的嘛…
  
  
  可是如今、現在、竟然!
  
  
  
  『哇啊啊啊啊啊~~~~~~媽媽,我真的是愛死你了~~』
  
  環一進門隨即衝向那座純白色的鋼琴,乾淨無瑕的乳白映照的是環這個人的純良,琴身有著押花圖案,但花紋如同本體般的純白反而能將視線留給彈奏者。這一定是鏡夜親自挑選的。環十分喜悅地摸了摸鋼琴兩下又跑向鏡夜身邊,著實給了他一個大大地擁抱。
  『STEINWAY & SONS!買了這麼好的琴怎麼不早點叫我來彈呢?』環撒嬌地拉著鏡夜邊跳邊說著,看來不是普通的開心。
  
  『誰叫你每次來我家都沒那個精力去發現呢?』鏡夜使勁揉了揉那金色秀髮,笑的一副淫邪地偏過臉頰作勢又想親吻對方的樣子。
  
  『鳳 鏡夜你這色鬼……』環紅著臉低喃著。他當然曉得鏡夜的意思是什麼,的確,在剛才走出房門的時候他還在想到底有多久沒見到鏡夜房間以外的地方了?好幾次都是來匆匆去匆匆。環在吻尚未落下之前逃離了他的懷抱。再這樣下去鐵定沒完沒了,還是回去摸琴比較實在。
  
  
  環隨意彈了一首曲子,藉此試試鋼琴有無走音的琴鍵,但結果是沒有,音準得無懈可擊。還有照琴身的整潔度看來,似乎每天都有專人來清理的樣子。
  
  隨著曲目節拍越加輕快,環的心情也跟著雀躍起來。但盡管如此,他還是聽見在房間的角落,木櫃開闔的聲響。
  
  
  『小提琴?』
  
  環停下了在鍵上飛躍的手指,兩眼直盯盯地看著鏡夜,好像在他手上拿著的是什麼稀有生物一樣。
  
  『是中提琴。』
  
  鏡夜動作輕柔地將提琴從琴盒中取出,而後將之架上左肩,試著拉了幾個音。
  『太久沒用,都走音了。』
  
  
  環看著眼前的那個男人,那個總是給他一連串驚訝的老友──
  
  
  『到底是哪個時候在學中提琴的啦!』
  
  環忍不住自己的嗓音,突然大聲地向鏡夜拋出了一個問句。
  以前的他總覺得自己已十分了解對方,但最近相處下來,卻又發現根本不是那麼一回事…
  原來他會樂器、他會抽菸,第一次性經驗還未成年,但他現在的技巧超高超──
  
  不對不對,到底想到哪裡去了!
  
  
  鏡夜站在一旁一路觀看須王 環多變的表情,從煩悶到難過到現在一臉害羞的眼神望著他,他真的搞不懂他腦袋裡究竟都裝了些什麼。
  鏡夜搖搖頭,很可能連他本人都不曉得自己在幹嘛吧。這是最大的可能性。
  
  『很小的時候,大概小一或小二吧。但學樂器其實算晚了。』
  重新將提琴架上左肩,示意環從DO音開始彈起。
  
  『之後贏過幾次比賽,從那就沒再碰過琴了。』在SO的地方似乎不太對,調整了一下琴弦後讓環又彈了一次。『大概是國中換了大琴之後吧。』所以現在這把琴才會光亮如新,可能它與主人今天算是第二次碰面。
  
  
  調音的動作持續進行著。
  環難得在彈琴時會使目光從琴鍵上移開,他望向鏡夜那專注於拉奏的側臉,帥氣、迷人,卻又帶著點憂愁。
  
  關於鏡夜以往學琴的故事實在讓環十分興趣,但他卻問不出口。他隱約感覺那並不是隨便能讓外人知道的往事,因為他拉奏琴弦的動作是那麼溫柔、那麼細膩,嘴角卻掛了一抹哀傷的微笑。
  
  
  『點首曲子吧,看看我退步了多少。』
  
  確認音準無誤後的鏡夜撤下拉弓,又回復到那個他所熟悉的鏡夜。雖說著如此的話語卻笑的一副自信滿滿的樣子。
  
  『我總感覺你已找回以前的觸感了。』環在琴蓋上撐著下巴說道。話雖如此,但他還是想聽聽鏡夜所演奏的提琴,相信自己絕對是公關部、甚至是櫻蘭內的第一個聽眾。
  
  鏡夜了解環的意思是要自己拉奏最拿手的曲目。
  他深吸了一口氣,然後輕輕地閉上眼。內心暗算著一個四拍,一、二、三、四的同時開始了他睽違五年的演奏。手指快速地在弦上飛舞,動作俐落地操作拉弓能發出簡潔有力的音色,急促地拉弓與快轉的和弦開朗地蹦出輕快地音符。
  
  
  
  環睜大了雙眼。
  
  怎麼好端端一個這麼厲害的琴手,卻能過著與音樂毫無接觸的生活?
  不可能,要是自己的話就不可能,連拿一般人來說也不可能。有了這個天賦憑什麼要自己拋下上天的恩賜?
  
  一曲結束,環還是兩眼直盯著鏡夜看,但卻讀不出他眼裡的情感究竟是什麼。
  
  
  
  『感覺是找回,但人事已全非了。』
  
  
  激昂結束,鏡夜淡淡地道了一句。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