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主題、徵人網誌在天空,COS速報往Tumblr,其餘請看About me
  • 125348

    累積人氣

  • 1

    今日人氣

    74

    追蹤人氣

(AF/OF) Adventism__Ch.3

                    『我回來了。』         不二將皮鞋脫下,然後放進鞋櫃裡。豎耳傾聽著客廳內有無任何的談話聲。   在進入自家庭院時他就注意到了,每該更晚點回到家的父親已回到家中,但此時卻無和母親的爭吵聲,這讓不二鬆了一口氣。         那個男人的存在總是使不二感到不安、恐懼,也厭惡他所有的一切。一切的行為舉止,還有他那個做作的談吐。      他恨透了。   尤其是他外面的那個女人。         『就要你看管好周助了,他已經三年級,要準備考試了,你這個做媽媽的能讓他這麼晚回家嗎!』         似乎是才上了二樓,開啟自己的房門後再關上之前,就聽到了這段叫罵。   接下來不外乎又是:「難道連這些事都要我親自來做嗎?」剛好看到地板髒了正要打掃之前被發現,連這個都要罵。你話雖這麼說,但又有做了些什麼?      「我出去辛苦賺錢,你們在家享受,這樣好意思嗎?」難道外面那個女人就會不好意思了?      「連裕太才國中就想離家念書!你這做媽的跟他亂說些什麼?!」我看是你害的吧…竟然還怪罪媽媽,有夠沒擔當。            那個男人所說的每一句話,都讓不二有反擊的空隙。只是不二選擇不說出口,以免那個人渣又把氣出在妻子身上。      從不二有意識開始算起,腦海中的童年都是父母吵架的片段。硬要分的話,是受到父親的家庭暴力,當然有肉體上的,不過精神上的居多。      那男人所做所為的無理事件太多太多,出爾反爾更是他的最愛。但為了保住這個家庭、顧慮到無謀生能力的母親,大多只能選擇忍耐…            是不是應該先殺了他,然後再自殺?      不二經常這麼想,但他始終下不了手。絕不是念在他好歹是自己父親的份上,而是他捨不得這個世界。他才十幾歲,人生的道路還很漫長,現在日子過的慘痛並不代表往後也是悲哀的,世界上有很多美麗的人事物,許多美麗的國家他都想親自去造訪。但其實,使他最最放不下的是──      Kei。         不二雙手摀著臉,突如其來的哀痛令他把持不住自己。眼淚已經潰堤,但哽咽不能失守。            跡部 景吾。   那是他這輩子見過,最耀眼的存在。恐怕往後也不會再有如他一般的完美人類。   他的一切都讓不二既崇拜又羨慕。完美的出身、溫馨的家庭、過人的才幹……      不二了解,跡部一定也有他所不明瞭的煩惱。那種國際大財團的獨生子一定會有的壓力,或許也將他壓得喘不過氣。但儘管如此,不二越是和跡部在一起,就越顯得自己是不幸的。      既悲傷又黑暗的。      每每相處都刺痛著不二內心,但,就是不想離開他。   這簡直是一個自虐的行為。不二嘲笑著自己。         但,又有什麼辦法呢?      打從第一次見面就對他傾心,第二次跟他談話時就已鍾情於他。   沒由來地,奇妙莫名地吸引。      但不二不了解,自己對跡部的感情,到底是什麼樣的存在。   他已經失去愛人的勇氣了,也不相信別人是愛著自己的。         不二十分害怕,這種隨時會被摧毀,如同鋼索上的危情。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